您现在的位置:情感控制 > 情感说说 > 正文

尉古真的家族历史,家族世系 – 半山散文吧

时间:2019-07-08 13:06 作者:admin

尉古真的家族历史,家族世系 – 半山散文吧

  尉古真,代人也。 道武之在贺兰部,贺染干遣侯引乙突等将肆逆。 古真知之,密以驰告。

染干疑古真泄其谋,乃执拷之,以两车轴押其头,伤其一目。 不服,乃免之。

后从平中原,以功赐爵束州侯。

明元初,为鸿飞将军,镇大洛。 卒于定州刺史。 子尉亿万袭。

家族世系  儿子:尉亿万,孙子:尉盛  弟弟:尉诺,以忠谨著称。 从道武围中山,先登,伤一目。

道武叹曰:“诺兄弟并毁目以建功效,诚可嘉也!”赐安乐子。 从平姚平,还,拜国部大人。

太武时,改邑辽西公。

卒,第八子尉欢袭。

  尉诺长子尉眷:忠谨有父风。 明元时,执事左右,为太官令。 时侍臣受斤亡入蠕蠕,诏眷追之。 遂至虏庭,禽之大檀前。

由是以骁烈闻。 太武即位,命眷与散骑侍郎刘库仁等八人分典四部,绾奏机要,加陈兵将军。

文成时,拜侍中、太尉,封渔阳王,与太宰常英等录尚书事。 文成北巡狩,以寒雪方降,议还。

眷曰:“今去都不远而旋,虏必疑我有内难。 方寒雪,宜更进前。 ”帝遂度漠而还。

帝以眷元老,赐杖履上殿。

薨,谥曰庄。 子尉多侯袭爵。

  尉多侯:少有武干。 献文时,假节、领护羌戎校尉、敦煌镇将。

至,求轻骑五千,西入于阗,兼平诸国,因敌取资,平定为效。

弗许。

孝文初,又求北取伊吾,断蠕蠕通西域路。 帝善其计,以东作方兴,难之。 为妻元所害。

  尉多侯弟子尉庆宾:,善骑射,有将略,稍迁太中大夫。 明帝时,朝议送蠕蠕主阿那瑰还国。 庆宾上表固争,不从。

后蠕蠕遂执行台元孚。 庆宾后拜肆州刺史。

时尔朱荣兵威渐盛,曾经肆州,庆宾恶之,据城不纳。

荣袭之,拘还秀容,呼为假父。 后以忧还都。

寻起为光禄大夫、都督,镇汝阴。 还朝,卒,赠司空。

子尉瑾。   尉瑾:少而敏悟,好学慕善。

以国姓门资,稍迁直后。 司马子如执政,瑾娶其甥皮氏为妻,由此除中书舍人。 后除吏部郎中。 齐文襄崩,文宣命瑾在邺北宫,共高德正典机密。

天保中,累迁七兵尚书侍郎。

孝昭辅政,除吏部尚书。 武成践祚,赵彦深本子如宾寮,元文遥、和士开并帝乡故旧,共相荐达,任遇弥重。

又吏部铨衡所归,事多秘密,由是朝之机事,颇亦预闻。 后为尚书右仆射,卒。

武成方在三台飨宴,文遥奏闻,遂命撤乐罢饮。

瑾外虽通显,内关风训;闺门秽杂,为世所鄙。

有女在室,忽从奔诱,瑾遂以适妇侄皮逸人。

瑾又通寡嫂元氏。

瑾尝讥吏部郎中顿丘李构云:“郎不稽古。 ”构对令史云:“我实不稽古,未知通嫂得作稽古不”瑾闻大惭。 然亦能折节下士,意在引接名流,但不之别也。

有贾彦始者,仪望虽是儒生,称堪充聘陈使。

司徒户曹祖崇儒,文辩俱不足,言将为当世莫及。

好学吴人摇脣振足,为人所哂。

见人好笑,时论比之寒蝉。 又少威仪。 子德载,以蒲鞭责之,便自投井。 瑾自临井上,呼云:“儿出!闻者皆笑。 及位任重,便大躁急,省内郎中将论事者,逆即瞋骂。

既居大选,弥自骄狠。

皮子贱恃其亲通,多所谈荐,大有受纳。

瑾死后,其弟尉静忿而发之。

子尉贱坐决鞭二百,配北营州。

初,瑾为聘梁使,梁人陈昭善相,谓瑾曰:“二十年后当为宰相。 ”瑾出,私谓人曰:“此公宰相后,不过三年,当死。 ”昭后为陈使主,兼散骑常侍,至齐。 瑾时兼右仆射,鸣驺铙吹。 昭复谓人曰:“二年当死。 ”果如言焉。 德载位通直散骑侍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