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情感控制 > 情感说说 > 正文

科学网—我在哈佛访问的两星期

时间:2019-07-08 14:22 作者:admin

科学网—我在哈佛访问的两星期

今年六月底到七月初,我在澳大利亚微生物学会Millis-Colwell奖的资助下,在哈佛大学DeborahHung的实验室进行了为期两周的访问,学习了关于细菌耐药性研究和新抗生素研发的新进展。

Deb是传染病领域的著名专家,哈佛大学是世界顶尖学府,它所在的波士顿是世界生物医学研究的中心。 在波士顿访问的两周里,我常常是兴奋不已,思绪万千。 我将自己的一部分所见所感写在这里,与各位老师和网友们分享。 Deb的两个实验室分别位于麻省总医院和Broad研究所,各自侧重铜绿假单胞菌和结核杆菌的研究。

她的实验室结合化学与基因组学,近年来开发了一些非常尖端的技术,用于研究细菌耐药性机理、宿主-病原相互作用、,以及研发等。

最令我惊艳的就是他们6月最新发表在Nature上的工作“高通量”,通过构建上千个亚效突变株,筛选化合物样品库,发现对药物敏感的多个基因靶点,并优化了药物前体的化学结构,得到了多个潜在的抗结核药物。

他们告诉我这个工作由30多人的团队历时五年多,有巨大的物力财力投入才得以完成。

我不禁一边感叹他们精妙的实验步骤,一边感叹其中包含的努力。

此外,我还与三位研究铜绿假单胞菌的博士后进行了深入的交流。 他们中有人是分子生物学科学家,也有人是临床医生兼职做科研,但都在细菌感染病方面有着多年的研究经验。

我在到达的第二天,向他们介绍了我在Monash近三年完成的工作和我希望向他们学习的内容。

他们非常友善地对我的博士课题提出许多建议,也向我介绍了他们正在进行中的实验,回答了我的不少问题。

两个星期的时间可能不足够完全了解一个新实验室,但已经足够我开拓眼界和改善实验设计。

在硬件配置上,我觉得哈佛的实验室并不惊艳,但很多方面还是会提醒我“这里是哈佛”:比如博士后说他们做实验时从不考虑花费,确实“财大气粗”。 另外多数博士后都有实验员帮助他们做实验,所以实验工作量上的压力会小一些。 值得一提的是这些实验员大多是从顶尖本科院校毕业,为了申请上顶级的MD或PhD项目,在这里做一两年实验员积累科研经验。

此外,Broad研究所有许多生物信息学科学家,当“湿”在学习与科研之外,也有很多令我难忘的瞬间:(1)我在Broad研究所见到了生物医学界的偶像级人物张锋,并与他合了影:)(2)吃到了龙虾和蛤蜊浓汤(ClamChowder),非常好吃:)(3)7月4日美国独立日的晚上,我去看了波士顿的烟花表演,烟花在查尔斯河上空升起、绽开,人们发出Awww的惊叹,画面很美:)我很久前就听歌里唱过波士顿的夏天很美(Boston-Augustana),在这里的两星期,我不仅见识到了这里迷人的河畔海湾,日落与烟花,更见识到了最先进的科技和最睿智的头脑。 这趟波士顿之行极大地拓展了我的世界,而现在我将搭上跨越美国和太平洋的航班,回到同样迷人的墨尔本继续我的博士学习。 连接着哈佛、麻省理工和麻省总医院的红线城轨依然一趟一趟地运行着,不竭地承载着有才华的人们探索人类知识的边界,我也会带着在那里受到的鼓舞继续努力。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黄嘉元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