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情感控制 > 情感说说 > 正文

千年一叹 伊朗11再闯险境

时间:2019-06-10 18:02 作者:admin

千年一叹 伊朗11再闯险境

今天,我们终于要进人目前世界上最危险的区域了。 危险到什么程度?近两个月内,在这条路上,已有三批外国人被绑架,最近一批是在五天前。 刚刚又接到消息,就在昨天,札黑丹地区三十二名警察被阿富汗的贩毒集团杀害,作为对该集团一个首领被捕的报复。 上午五时起床,六时发车。

克尔曼是个小城,刚离开几步就是沙摸了。

这里的沙漠从地形上就会让人提起警觉:路边有很多七八米直径的不规则石墩、石台,活像地堡。

又有不少自然的石坑,活像战壕。 更严重的是,在离公路各约三百米的两侧,是两道延绵的低矮山梁,简直是伏击的最佳地形。 山梁_上多少人都藏得下,,一旦冲锋能决速抵达地面,即便公路上有武装部队狙击,也能凭借石台、石坑处于有利地位。

我们一直在这样的一条路上行进,心一直悬着,设想着不久前三扣沙卜国人被绑架的各种情景。

这些外国人现在都还关着吧,至少五天前绑架的那一批?他们会关在哪里?中午时分.见到一个很大的古城堡,整个呈泥沙色,没有一丝另弓的颜色。

形态占老,城门狭小,有护城河,可见古代城池也很不安全。 古城堡边有小镇,叫北姆(Bam),一问,知道城堡是安息王朝时的遗迹,至今已有两千多年。

但这个遗迹一直有人住,到两百年前才废弃,成为盗宝者们挖地三尺的地方。 我们几个进人古城堡.后在条条街道间穿行,大体搞清楚了古代官衙、禁卫军、马厩和平民住宅区的划分。

全城基本上是以官衙为中心制高点,层层辐射开来。

’言衙因地处高敞,排水系统完善,建筑材料用了很有韧性的蜜枣木,保存最好。

平民住宅区非常拥挤。

其实在古代几乎没有城堡外的居民,一个城堡已经囊括了绝大部分邦国人口。 在北姆参观古城堡时我们被告知,从这里到札黑丹必须有警车保护,于是就到当地警察局去申请。

申请倒是没费多少周折就批准‘了,但由于形势险恶,警力供不应求,警方希望我们或者在北姆等候,或者先往札黑丹开,等警车回来后再来追赶,好在我们的车队比较容易辨认。

我们不知要等多久,眼看太阳偏西,走夜路更危险,因此选择了后一个方案.即让警车来追,便冒险出发了。

离开北姆不到一小时我们就遇到了沙漠风暴。

只见一片昏天黑地.车窗车身上沙石的撞击声如急雨骤临。 车只能开得很慢,却又不敢停下,沙流像一条条黄龙一般在沥青路面上横穿。 风声如吼,沙石如泻,远处完全看不见,近处,两边的沙地上出现了很多飞动的白气流,不知预示着什么。 处在这种风暴中最大的担忧是不知它会加强到什么程度。

车队一下子变得很渺小,任凭天地间那双巨手随意发落。 沙漠风暴终于过去了,刚想松口气,气又提了起来:夜幕已临,而眼前却是州片高山!保护我们的警车还没有来,四周的情景越来越凶险,不敢停车拂去车身上的沙土,我们便咬着牙一头向这危险地区的山路撞进去。

伙伴互相轻轻嘱咐:“眼观六路,耳听八方。 ”这里的每一个转弯都不知会碰到什么,每一次上坡下坡都提心吊胆。

面玲珑两边的山峦狰狞怪诞,车道边悬崖深深。

没有草树,没有夜鸟,没有秋虫,一切都毫无表清地沉默着,而天底下最可怖的就是这种毫无表情的沉默。

突然路势平缓,进人一个高原平地。 这时听得后面有喇叭声,一辆架有机枪的车辆追了上来。

这种车在中国叫小货车,只见这辆小货车在货舱上方的金属棚下挖一个大洞,伸出一个人头和一支机枪,其他人则持枪坐在驾驶舱巢。 停车后他们告诉我们,他们是警察,前面真正进人了危险地带,特此赶来保护我们。 他们没有穿警服,更没有向我们出示证件。

我们无法验证一切,又不敢细问,就让他们跟在车队后面,继续往前走。 我们只是心慌:怎么冒了半天险,到现在才进人危险地带?他们究竟是谁?古人』喇潞的“眼观六路”,我们现在的关注重心至少有一半要分到背后去了。

又走了很久,背后那辆架机枪的车蹿了上来,叫我们停车,说是他们值班时间到了,会有另外一辆警车来换班,要我们和他们在这里一起等待。 我们环视四周,这里又是一个山番,黑黝黝的什么也看不清。

队长郭澄一想,在这世界上最危险的地区,半夜里,山番间,与一些不明来历的武装人员在一起,我们又和他们一起等候着另一批武装人员。 没有想完他就大喊:开车,快速离开!我们的车队呼隆一下便像脱组的马队一般飞驰而去,直到深夜抵达札黑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