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情感控制 > 情感说说 > 正文

《焦点访谈》 20130818 “无障碍”的障碍

时间:2019-07-30 18:52 作者:admin

《焦点访谈》 20130818 “无障碍”的障碍

视频截图视频截图视频截图  央视网消息(焦点访谈):在我国,有8000多万残疾人。 他们和我们一样,都是社会的一员,但是他们和我们又不一样,在日常生活中会遇到很多特殊的困难,这些困难影响着他们的生活质量,甚至成为他们融入社会的障碍。 他们到底会遇到什么样的困难呢?记者跟随残疾人朋友一起去做了一番体验。   46岁的刘红从小双腿残疾,只能借助轮椅行走。

她有两辆轮椅,在家用手动的,出门就换电动的,不需要人推。 今天刘红准备自己去离家几百米远的银行取点钱,然后去超市买东西。 在没有别人的帮助下,她自己能做到吗?记者跟踪拍摄了这个过程。

  刘红住的小区有电梯,可以直接下到一楼,然后顺着平缓的坡道出门。

刘红对小区周边的道路很熟悉,很快就到了银行。

银行门口本来有一个缓坡入口,可是被一辆停在这里的汽车挡住了,刘红只好从远处绕回来。   在保安帮助下,刘红进了银行大门。 对于坐在轮椅上的刘红来说,取款机太高了,虽然有工作人员帮她插卡,可是她看不见也够不着密码操作键盘。

刘红只好到柜台取了钱。 刘红说:现在已经不错了,起码柜台低了,原先柜台那么高,我都看不到人家,每次都很费劲。

  取完钱,刘红接到了朋友杜秀英的电话。

杜秀英也是一位残疾人,就住在附近,她赶过来和刘红一起去超市。

去超市的路上要经过一家快餐店,杜秀英以前进去吃过几次,很喜欢,可是这家店最近重新装修之后杜秀英反而不去了。 原来,快餐店门口有一道十几厘米高的台阶,就是这道不高的台阶将杜秀英和她的轮椅拦在了外面。

  快餐店的门进不去,超市的门也不好进。

超市正门入口周围的一大片场地都用低矮的铁栏杆和路桩围了起来,路桩之间的宽度不够轮椅通过。

  十几厘米高的台阶,对健全人来说,简直可以忽略不计,但对坐在轮椅上的人来说,这就是天堑鸿沟。

而我们习以为常的自动提款机,对于他们来说却是遥不可及。 跟随残疾人出门仅仅几百米,短短一小会儿的体验,就让记者有了意想不到感受。 那么如果再走得远一些,他们还会遇到什么障碍呢?  家住北京南三环外宋家庄附近的司德林今年57岁,还没坐过地铁,一直想去尝试一下,又害怕一个人坐轮椅不方便。

今天他约了一个志愿者来帮忙,准备坐地铁去首都博物馆看看。

  司德林家离地铁站不到400米,志愿者小李推着司德林首先来到离家最近的地铁站A口,发现这里没有无障碍电梯,站口提示牌上显示,电梯在D1口也就是西南口。

他们来到西南口,发现这里的路很不好走,而且地铁站门口安装了限制客流的铁栅栏,入口很窄,轮椅根本过不去。

小李下到地铁站找工作人员,问了一圈才弄明白,无障碍电梯根本不在这个口。

  地铁工作人员带着几人穿过一个路口,来到D1口。

五号线宋家庄站作为地铁的一个交通枢纽站,地面总共有八个出入口,但只有这一部供残疾人使用的无障碍电梯。

电梯门口有供轮椅通行的缓坡通道,但是通道与地面之间却有一道坎,轮椅不能直接过去。

  因为连人带轮椅太沉,所以司德林先从轮椅上挪到凳子上,小李将轮椅搬上来,司德林再坐回到轮椅里。

  下到地下一层,工作人员帮司德林和小李检过票,然后再换另外一部电梯下到站台。

在地铁站台上有专门的轮椅候车区,这趟车的车厢里也有专门的轮椅停靠区。 司德林今天去首都博物馆,要先坐五号线,然后换一号线到木樨地。 到了换乘站之后,小李推着司德林去找工作人员。   在工作人员的帮助下,司德林乘电梯从站台到了地下一层。 从地下一层上去有给残疾人专门设计的升降平台,但今天似乎出了点问题。

  等待了十几分钟以后,修理人员来了,很快修好了升降平台,另一个残疾人和司德林先后坐着平台往上走。 工作人员介绍,坐五号线换一号线在站内就可以换乘,但换乘通道没有无障碍设施,残疾人只能先出站上到地面,然后再从另外一个口下到一号线的站台。 一号线作为一条老地铁线路,没有直梯,但从2008年开始安装了升降平台这样的设施。 只是一号线这个站点的升降平台今天也不怎么好用。 经过修理,平台能用了。

工作人员嫌平台上下速度太慢,决定不用平台,几个人护着司德林坐滚梯下去,一个人在下面顶着轮椅,另外两个人在上面拉着,让人看着替他们捏把汗。

  到木樨地站之后,司德林在工作人员帮助下又坐了一次爬楼车和一次升降平台,终于回到了地面。 从宋家庄出发到木樨地,正常人坐地铁一般不到一个小时,而司德林这次花了两个半小时,其中大部分时间都在等候坐升降平台和爬楼车进出站。

  那么在其它线路和站点是什么情况呢?记者又各处走访了一番,发现近年来修建的新线路沿线站点都有直梯,但有的站点需要联系工作人员开锁才能运行;而修建较早的一号线、二号线都没有直梯,残疾人上下站台都需要爬楼车或者升降平台的帮助。

  除了进出站不是很方便以外,残疾人在地铁站里上厕所方便不方便呢?记者在地铁一号线的一个车站看到,这里的卫生间没有专门的残疾人专用厕位和坐便器。 工作人员介绍,作为北京最早开通运行的一号线,沿线站点的卫生间基本上都是这个布局,二号线和最近几年开通运行的五号线、十号线有残疾人专用厕位。

记者专门看了几个站点,只有一个残疾人专用卫生间能正常使用,另外几个不是污秽不堪,就是坏了。

  对残疾人来说,不仅是地铁里的一些卫生间不好用,其它一些地方的卫生间也不好用。 司德林在首都博物馆附近一家规模不算小,档次不低的饭馆上卫生间就遇到了麻烦。 他说,刚才上厕所去了,里面有一个台上不去,其次没有坐便器,对残疾人来讲特别难,因为蹲不了,也没有扶手。 他只好忍着,等到上首博再去。   从首都博物馆出来,司德林打算坐出租车回去,他觉得坐地铁花的时间太久,而且让人抬上抬下的,自己心里也过意不去。 在路边等了不到五分钟,就有一辆出租车停在了司德林的轮椅边,这让他有点意外,平时打车没这么容易。

开出租车的李师傅说,因为自己的母亲也是残疾人,所以他特别能理解残疾人的难处,每次碰到有残疾人打车,他都会拉上他们。   但是残疾人打车,不是每次都能碰上李师傅这样的出租车司机。 夏春立也是残疾人,今天从家门口想打车去医院,她特意选了一个视线好,也便于出租车停靠的地方等候。

这条街上来往的出租车很多,可是一辆接一辆过去的空出租车并没有在夏春立身边停下,反倒是在她前面的一个人很快就打上车走了。

夏春立一次次充满希望地抬起手,又一次次失望地放下,都想放弃了。 在等待了将近40分钟后,终于有一辆出租车停下了。

  近年来,政府投入巨资兴建无障碍设施,给残疾人的生活带来很大变化,各种设施的建设还在进行当中。 记者体验的地点是大都市,条件应该说很不错了。

但是,硬件有了,软件也得跟得上。

这个软件就是为残疾人着想的意识。

有很多事情,不是办不到,而是想不到,或者是想到了不愿意办。

要让残疾人过上无障碍的生活,就要在全社会范围内营造关爱残疾人的浓厚氛围、提高帮助残疾人的自觉意识。

这种氛围浓不浓,意识强不强,体现着社会和谐发展的程度,代表着公众文明修养的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