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情感控制 > 情感说说 > 正文

背着老公与女婿做 老公不在家,被女婿日 口述女婿帮自己按摸的经过

时间:2019-07-06 10:46 作者:admin

背着老公与女婿做 老公不在家,被女婿日 口述女婿帮自己按摸的经过

背着老公与女婿做老公不在家,被女婿日口述女婿帮自己按摸的经过/图文无关周末回父母家,严苏从父母那里得知,今年齐强只给了家里五千块。 严爸严妈不停地感叹入赘女婿不可靠,还是养亲儿防老才靠谱。 严苏心里也明白这个道理,男人有钱就变坏一点儿都没错。

可想想以往,他们对齐强的态度,心知是报应罢了。

十年前,严苏有一个男朋友叫杜峰,两个人很早就认识,在一起三年多,毕业之后杜峰因为心高气盛,导致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找到工作。 严苏父母对这个外地的准女婿很不满意,明里暗里表达出来不满,最后终于成功地拆散了女儿和杜峰,将她圈进严家的势力范围之内,并开始为她招上门女婿。

在跟杜峰分手的那年,严苏每天把自己关在家里,严父苦口婆心,“杜峰那样的人,看起来正正经经,实则心机颇深,爸爸是过来人,不会骗你。

”严苏歇斯底里,“明明就是戴着有色眼镜看人,没必要说的这么冠冕堂皇!”严父叹了一口气,后来严苏终于妥协,条件是要严父给杜峰在自家公司里安排一个工作,严父自然是满口答应。

那一年,严苏破罐子破摔,任由父母作主,跟齐强成了亲,他大严苏大五岁,是个本地的穷小子,做事很精明,知道吃苦,嘴巴也甜,深得严父严母的喜欢。

人们常说,爱情不是生意,婚姻不是交易。 父母却为了续香火,为了传宗接代,牺牲了严苏的爱情。 而齐强,为了不花钱娶媳妇,为了自己的前途和事业,不惜入赘,踏着严家这块跳板赢得未来。

不过,他也的确做到了。

婚后三年严苏相继给父母生下了两个可爱的大孙子。

这下,严家后继有人,齐强在家的地位逐渐有所提升,严苏也算是交了差。

有人负责带孩子,有人负责赚钱养家,她无所事事逐渐开始有自己的生活,不过没人知道,她也不会让任何人知道。

上门女婿总有一种英雄气短、寄人篱下的感觉。 齐强也不例外,在婚姻中,严苏从没将他看做是自己男人,更多时间,到觉得他是父母养的一条“看门狗”。

不过齐强是一个能屈能伸,惯会见风使舵的男人,对于这点严苏从不怀疑。

婚后不过五年,齐强凭借着严家的人脉资金,从原来的一个泥瓦小工,成为了一个小包工头,中间发了几笔小财,全孝敬了严父严母。 然后,父母再给她分配生活费用,听起来可笑,不过严苏从小到大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她是独女,从来不用为生活发愁,不说齐强挣钱不少,仅凭严家的积蓄也够她吃喝玩乐几辈子了,如今只每天打打麻将,喝喝茶,接送孩子,遛遛狗,好不逍遥。

当然,还有跟杜峰约会。 这几年杜峰默默看着严苏结婚生子,时不时地还能找个空子献献殷勤,严苏对于杜峰无利可图,大抵只是想找个感情寄托,弥补当年爱而不得的遗憾。 跟杜峰在一起的时候热情浪漫,让她有种在齐强身上体会不到的快感,不止男人,对于女人而言,妻不如妾,妾不如偷这句话一样适用,同时她也惶惶不安,他们的事终难长久。 年初,齐强开了一家不大不小的建材公司,盈利除了交由岳父母一部分之外,全由他拿着,他自己的户头上面有多少严苏也不好过问。

他再也不是以前的齐强了,是财大气粗的齐老板。 严苏和齐强搬出了跟父母同住的别墅,她第一次离开同父母在一起生活三十年的地方,报复似的,不是要传宗接代吗,二个孩子她全给父母留下了,由他们带着。

虽然同城,可新居离父母家相隔很远,平时,严苏很少回父母家住。 入了冬,齐强公司的业务也少了,另外公司有他妹和妹夫看管,他很少亲自插手,也不许严苏去管理,这样一来,两人共同在家的时间就多了起来。 不过一年的时间,严苏沉醉在齐强的温柔蜜意里竟然感觉到了家的温暖,对齐强,她早已刮目相看。

她心下有了计较,趁着周末联系了杜峰打算开诚布公,一刀两断。

背着老公与女婿做老公不在家,被女婿日口述女婿帮自己按摸的经过/图文无关杜峰答应的爽快,看着高大英俊的杜峰,严苏有些诧异,同时想到之后这个男人跟自己再无瓜葛,心底有几分失落。 严苏寻了个齐强无事的晚上,精心准备了一分惊喜,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她,下厨按齐强的喜好煎了八分熟的小牛排,开了严父收藏多年的红酒,她知道齐强想了很久,她甚至准备了情趣用品。

齐强来者不拒,等到她发自肺腑地说,真心希望他们重新开始,从头再来轰轰烈烈的谈一次恋爱的时候,齐强就坐在对面皮笑肉不笑的看着,看的严苏汗毛直竖头皮发麻。

齐强,人变了,心也变了。

那晚,齐强吃过饭说公司里还有事,晚上就不回家了,让严苏早点睡,严苏讪讪,却不好说些什么。 那天以后,严苏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父亲的公司经营不善,濒临破产,严母一病不起进了医院,作为女婿的齐强一次都为出现过,迫不得已,严苏去了齐强的公司,这里的一切都是那么陌生,她来过的次数屈指可数,就像齐强给她的感觉一般陌生。

办公室的门没锁,严苏推门而进。

宽大的商务沙发上,齐强跟一个陌生女人交叠在一起。

严苏什么时候受过这种羞辱,当场便歇斯底里的冲上去跟他闹了起来。 当着女人的面,他抬起巴掌,就打在严苏脸上,齐强将一摞照片甩在她的面前,上面的背景各异,主人公是唯二的两人,杜峰与严苏!她一下子跌坐在地,心里清明了许多。 这么亲密的照片根本不可能是侦探可以拍到的,那么事实只有一种可能,她不敢相信,齐强为了引她出轨,下了好大一盘棋,自己设法给自己戴绿帽子,看着照片上自己宛如荡妇的样子,严苏想笑,他还真是能屈能伸。

严父的公司破产,房子车子都抵押给了银行,齐强带走了两个儿子留下一纸离婚协议,严苏一下子无家可归。

新房又是齐强买的,房产证上写的是他的名字,严苏不知道他有多少存款,就连他所开的公司,注册也用的他妹妹的名字。

严苏离婚之后,只能小心翼翼的活着,生病的母亲,年迈的父亲,巨额的债务,让她惶惶不可终日。 那天严苏收到齐强的信息,让她去家里收拾东西,严苏想了想,有些事情,还是说清楚比较好。

收拾完东西,严苏坐在沙发上,“齐强,做人这么忘恩负义,可是会遭天谴的。

”严苏口气平静,经历了这么多事,她好像一下子长大了。 齐强冷笑了一声,“我忘恩负义?你们严家对我怎么样,你不是看不到吧?我在你们家当牛做马这几年,只是拿回了我应得的!”“是,我跟你的婚姻,本来就是利益交换,可是我家的公司,那是我爸爸的心血!你不至于做的这么绝吧?”严苏绝望地伏在沙发上,齐强犹犹豫豫地开口:“你父亲的公司,是杜峰做的,跟我没有关系。 ”严苏不敢置信地看着齐强。

杜峰的死讯,是第二天秘书告诉齐强的,严苏也已经自首了,她把杜峰约在顶楼,然后两个人发生争执,杜峰被推了下去。 齐强那时候正在去接孩子放学的路上,挂了电话,他把车停在路边,趴在方向盘上,突然眼泪就流了下来。 杜峰找到他的时候,要他答应陪他演一场戏,那时候齐强刚从严父的办公室出来,被严父骂了一通,他的暴躁达到了极点,那时候杜峰在严父公司里做财务,说现在有机会能钻个空子,给这老家伙出点难题。

齐强知道,自从严父把杜峰和严苏拆散之后,这个男人一直怀恨在心,齐强心里想着,自己受了这么多年委屈,不免太窝囊。 “不过,这毕竟是我老丈人,他出了事,我还是得费心费力地帮他不是?得不偿失。 ”杜峰勾了勾嘴角“这么多年来,你这上门女婿还没当够?趁早借这个机会,离了吧,你总不能让你的孩子,永远都姓严吧?”齐强的一念之差,让严苏失去了所有,她从齐强那里走的时候,就已经打定主意了吧。 齐强给保姆打了个电话,让她去接孩子,然后车子掉了头,往医院去了。

推荐文章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