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情感控制 > 情感说说 > 正文

2017北上艺考:我们只想做一张有灵性的白纸

时间:2019-07-31 10:46 作者:admin

2017北上艺考:我们只想做一张有灵性的白纸

2月22日早晨7:45,贺霁然和父母离开宾馆。

一家人准备乘地铁5号线再换10号线到西土城站,目的地是北京电影学院——45分钟后,贺霁然将迎来她今年第15场艺考。 “我领你们走。 ”贺霁然对父母说。 这条路线,她早烂熟于心。

两周前,贺霁然与其他18个艺考小伙伴共同从武汉赴京赶考,入住这家位于北京北三环的宾馆4层。

自由组合,两人一间,没有家人陪伴。

他们习惯管宾馆叫宿舍。 19个武汉艺考生,会在北京“艺考宿舍”里待上20天左右,在这里独立生活、备考。 他们此行宗旨无比明确,就是熬过北京电影学院(下文简称“北电”)和中央戏剧学院(下文简称“中戏”)的一轮轮厮杀。 17岁的贺霁然战绩斐然,她所主攻的戏剧影视文学、编导等方向的考试,均获得两所学府的决赛入场券。

一人“北漂”半个月。

参加北电三试前,贺霁然提出,希望父母北上,陪她见证这漫长马拉松的最后一程。 恰逢前日满城大雪纷飞,2月22日一早,路面积雪尚未扫清。

走在路上,贺霁然的妈妈有点担心,她盯着女儿的黑色靴子,微微嗔怪为何不穿防滑鞋。 而贺霁然对这身应试装扮格外坚持和自信:里面穿过膝的黑色长纱裙、黑色卫衣、佩戴金色钥匙项链,外头罩一件深蓝长款羽绒服——一切皆为认真构思的结果。

“我查过学校官网,研究他们学生照相会穿什么。

北电偏洋气,而中戏更学院风,会乖一点。 ”例如后一天的中戏三试,贺霁然便会改变一身搭配。 她有备而来,从里到外。

总之,这场艺考马拉松步步谨慎,大意不得。

  理科学霸爱上剧本创作,古典美女倾心幕后工作  地铁上,贺霁然和父母聊被媒体紧追不舍的“明星考生”。 她的小伙伴专程挤人潮去围观王俊凯的北电初试,也有师兄师姐常侃关晓彤、郭俊辰等闪闪发光的艺考前辈。

  而贺霁然呢,脸上挂着大写的“冷漠”,她对明星不感冒。 对那座可能安放青春的校园,她并无关乎出人头地、一夜成名的想象。

若能如愿以偿,得到北电或中戏的垂青,那必是多年来对戏剧与文学之爱的兑现。 她梦想能写出好看的电视剧、网络大电影。

  身处艺考大军中,贺霁然气质略特别。

通常报考戏剧影视文学的学生,多半出身文科班,而贺霁然却是地道的理科生。

  “我是一个痴迷《红楼梦》的文艺青年,一个语文经常第一的物理课代表,一个看到特别喜欢的电影就忍不住想去看原著的强迫症患者。

”在艺考初试记录单的自我介绍里,贺霁然这样写。

“物理课代表”5个字足以抓住面试考官的眼球,而旁人总爱问一句,理科成绩优秀的你,为什么会选择艺考路?  “很多人对艺考有偏见,认为一定因为成绩不好,才通过艺考上大学。

”贺霁然的爸爸说。 从小到大,贺霁然一路头顶学霸光环,拿过奥数竞赛一等奖,在当前理科班常考第一。 选择艺考,出于真爱,不为逃避与逐名。

  “高一文理分科,我们本希望她选文科。 但女儿坚持学理科,原因一个是她认为文科知识完全能自学,另外,数理化知识储备将成为未来做编剧的独特优势。 ”贺霁然的妈妈说。

  打定主意了,向来自信的贺霁然却心生胆怯。 她不敢向班主任“坦白”,害怕老师从此换上有色眼镜。 父母安慰她:“没关系,这是你的选择。

”  得意门生放弃冲刺理科名校,班主任颇感遗憾,但报以了理解和尊重。   “偶尔回班级,同学都羡慕我呢,天天看电影的生活多幸福呀。 ”贺霁然得意眯起了眼。   贺霁然在北京“艺考宿舍”的室友陈乐乐,走上这条路也因了几分热爱。

陈乐乐眉眼清秀,声音甜糯,外表透着古典气质,性子谦逊而直率。 她笑嘻嘻赞美室友,说贺霁然是大学霸,基础很好,而自己则是最普通的艺考生。   陈乐乐曾在初中学习声乐,老师鼓励,不妨向中央音乐学院努力。

可惜,一进初三,她的声乐梦就被父母掐断了,理由是:“唱歌的人太多了。 ”“当时我挺难过,后来慢慢看开了。

上高中,我面临的问题是,总分在一本线位置徘徊,很尴尬。 爸妈觉得参加艺考文化分相对不高,能进好学校。

”艺考,某种程度提高了进名校的安全系数。   陈乐乐的艺考方向基本忠于个人兴趣,学编导能接触文学,这一点吸引她,也赢得了爸爸的支持。 “我非常喜欢历史,喜欢古典文学,从小思维和审美偏向东方文化,对外国文学无感。

”正说着,她忽然从提包里抽出一本书——《永泰公主与永泰公主墓》。 “这本书我随身携带,你知道吗?我还梦想过学考古。 ”  顺利通过中戏初试时,陈乐乐很兴奋,跑去常玩的网络游戏里发状态。 玩家们排队留言:“哇,看来你颜值不错呀!”陈乐乐摊手:“哎,原来公众对艺考很有偏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