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情感控制 > 情感说说 > 正文

医妃难宠:王爷和离吧!

时间:2019-07-22 14:16 作者:admin

医妃难宠:王爷和离吧!

笔趣阁最快更新医妃难宠:王爷和离吧!最新章节。

“噗……”洛清歌一口饭没吃进去,一点不少地喷到了晏倾城的脸上。

晏倾城怔忡着,很快站起身,抖落着身上的饭粒。 “青儿,你……你真是……”晏倾城急得红了脸,他可是最在乎形象的,这一身的饭粒,简直让他受不了。

“我什么?”洛清歌看着他坐立不安的囧样,挠了挠头,“都是你了,嘴上没个把门的,好好的说什么疯话?”要不是他胡说八道,自己能喷饭吗?晏倾城无奈一笑,深深地看向了洛清歌,“怎么?侍寝就让你觉得那么好笑?”他一双桃花眼闪着暧|昧的光,缓缓凑近了洛清歌的脸。

洛清歌怔怔地盯着他逐渐靠近的脸,忘记了躲避。

“青儿,相处了这么久,你不会看不出来我的心思吧?”“我—喜—欢—你。 ”晏倾城凑近洛清歌的脸,目光灼灼地盯着洛清歌,一字一顿地说着。

今天,他算是看出来了,墨子烨这是志在必得啊,那他……岂不是要被踢出局了?可他已经深深地陷进来了,怎么办?晏倾城左思右想,还是无法说服自己放弃,于是他来了,他很想坐实了和青儿的关系,哪怕只有一次,他也死而无憾了。 他的话刚刚说完,洛清歌的脸渐渐地染上了红色。

这几天,晏倾城可不止一次这样赤|裸地表白了,难道说晏倾城真的被她掰直了?洛清歌喉咙吞咽了一下,正暗自狐疑呢,忽然觉得唇上一凉,温柔的触感顺着嘴唇传遍全身。 她忽地睁大了眼睛,看着眼前近在咫尺的俊脸上,正扬着幸福而满足的笑,还在加深这个吻。 洛清歌终于反应了过来,她一把推开晏倾城,站起身转过了脸,呼呼地吹着气。 晏倾城被推开之后,站稳了脚跟,好整以暇地望着那个微微颤|抖的背影,“你慌了吗?”“你也对我有感觉是不是?”晏倾城的目光灼烫着洛清歌。 “晏倾城,你放肆!”洛清歌喉咙吞咽了一下,回身愤怒地看着他。

晏倾城淡淡地勾起唇角,轻笑着,“青儿,为了你,我不惜放肆。

”“你……”洛清歌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我……”她很想说,她还没有那么开放,开放到跟好几个男人发生关系,况且她的心里已经被那个人占据了,虽然她不想承认,可她真的忘不掉。

她这样的情况下,怎么可能接受晏倾城呢?就算晏倾城真的被自己掰直了,喜欢女人了,那她……也给不了人家什么承诺。 忽然间,洛清歌觉得自己挺造孽的。

她是男人的时候,人家喜欢男人;她变成了女人,人家照样喜欢她。

她该标榜自己有本事把男人掰直了吗?洛清歌讪讪一笑,心里有些愧疚。 “晏倾城,我给不了你想要的。

”苦笑过后,洛清歌轻轻地说着。

“青儿,我不奢望你全部的爱,只要你的心里有我那么一点点位置就好。

”晏倾城捻着手指,苦笑着表示。

“我……”洛清歌深深地提了一口气,现在……就那么一点点的位置,她都腾不出来……可她还在固执地硬撑。 “青儿!”晏倾城忽然抱住了洛清歌,“不要拒绝我。 ”洛清歌一怔,浑身热血上涌,她急得涨红了脸,“晏倾城,你不要这样!”这个时候,她居然忘记了喊人……她还是不习惯东篱女为尊的习俗,所以忘记了恐吓晏倾城,忘记了叫人拉走晏倾城。 忽然,大殿外响起了禀报声。 “陛下,宫门外有人求见。

”洛清歌听到了禀报,瞬间抬脚跺了晏倾城一下,晏倾城瞬间松了手,她趁机跳了出去。 “晏倾城,你再动手动脚我就叫人了!”洛清歌无奈地叹息了一声,说道。

晏倾城满脸的笑容,也不生气,只是目光依然灼热。

“你出去吧。

”洛清歌皱眉说道。

“青儿……”晏倾城唤了一声,并没有动。 “你出去吧,晏倾城,别让我烦躁好吗?”洛清歌忽地坐在了椅子上,别开脸,问道:“什么人求见?”“她说是您的姐姐,尤美凤。

”外面有人回答。

“快请!”没想到是尤美凤来了,洛清歌霍地站起身,脸上总算露出了笑容。

很快,尤美凤和洛紫苏来到了大殿中。 而这个时候,晏倾城居然还没走。 “美凤!紫苏!”洛清歌唤了一声,上前抱住了尤美凤和洛紫苏,“你们能来,我真开心!”“我也开心!”尤美凤抱着洛清歌,眼眸却看向了洛清歌身后站着的晏倾城。

这个人……长得可真是漂亮……莫不是清歌变心了吧?难怪她对墨子烨那么绝情!尤美凤心里暗暗想着,不由得收回目光,微微向后面瞟了瞟。

放开尤美凤和洛紫苏之后,洛清歌招呼着,“来来来,我们边吃边说吧。

”“这……”尤美凤目光微微向后看了看,笑了下,“好吧。

”洛清歌便和尤美凤以及洛紫苏坐下了,她此刻的心思都在尤美凤和洛紫苏的身上,根本没有发现,尤美凤的身后还站着一名暗卫打扮的人。 “美凤,我没想到,你也来了。

”洛清歌抓起了尤美凤的手,“这样长途跋涉的,你怀着身孕,如何受得了?”洛清歌刚说到这里,洛紫苏顿时给她递了个眼色,示意她停下来。 洛清歌收到了洛紫苏的暗示,眉头微微凝起,不着痕迹地滑向了尤美凤的脉,这一探……她什么都明白了。 心陡然提了起来,洛清歌暗暗瞧了尤美凤一眼,眼里划过一抹心疼。 怎么会流产了呢?这是为何?脑袋里这样的问题盘桓着,她却没有再问出口,她怕触及尤美凤的伤心事。 然而,尤美凤淡淡轻笑,却是主动提及了。 “孩子没了。 ”她说的云淡风轻的,可是还是被人家听出了她刻意压抑的痛苦。

“怎么回事?”洛清歌紧紧地抓住了尤美凤的手,紧张地地问道。 既然美凤主动说了,她也没有必要再避讳了。

“是……”说到这里,尤美凤喉咙一涩,脸上闪过难掩的痛苦。

笔趣阁最快更新医妃难宠:王爷和离吧!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