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情感控制 > 情感说说 > 正文

第四百八十一章 顶天立地的大英雄(求订阅!)水浒逐鹿传最新章节

时间:2019-07-06 20:15 作者:admin

第四百八十一章 顶天立地的大英雄(求订阅!)水浒逐鹿传最新章节

…不仅王贵梁山军的人看见李衍了,耶律得重等联军的人也看见李衍了。

耶律得重一喜,咬着牙道:“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耶律得重随后一边抽打战马上前、一边张弓搭箭、一边大喊:“李衍前来送死,谁能斩之,陛下封万户侯赏牛马羊各十万!”顷刻之间,就有二十几箭直直的向李衍射来,想要取李衍的性命!与此同时,那些本来已经累得快要虚脱了的联军战士如回光返照一般继续催动他们胯下那已经跑不动了的战马向李衍发起了冲锋!姚兴、李助、阮小七等人很想为李衍挡下这二十几箭,可李衍一马当先,胯下狮子骢又是顶级宝马,以至于他们只能干着急!这一刻,李衍忘了自己所有的身份,只当自己是一员带领部下冲锋之将李衍十分清楚,杂念越多,自己越不容易从战争中活下来,越怕死,自己就死得越快!所以,李衍并没有躲在别人身后,而是以一往无前之势冲在最前面!面对最先飞过来的这二十几支羽箭,李衍连拨带挑再带躲,非常从容的就躲开了这别人难以躲避的攻击。 就在这时,李衍身后突然响起战鼓声!李衍回头看了一眼,就见迷雾之中,有一个红色身影登高擂鼓,而一杆红色大旗正为他们指引攻击的方向。 “是红玉!”李衍一笑,然后回过头来。 老子自有老子狂,藐昆仑,笑吕梁。 练棍数年,今日显锋芒。 烈火再炼双百日,化蛟龙,横扫沙场。 美人擂战鼓,披惊雷,傲骄阳。 狂风当歌,不畏箭雨群狼。

欲上青天揽日月,倾东海,洗乾坤苍茫。 借着梁红玉的战鼓鼓起来的战意,李衍带着无尽的狂妄一头冲进了敌军之中,所过之处,无一合之敌,手中的混铁盘龙棍,挽着些儿就死,磕着些儿就亡,挨挨皮儿破,擦擦筋儿伤!李衍身后的解烦军将士,组成一个锥形阵,紧紧跟在李衍身后,随李衍楔进了联军之中,然后各个宛如死神,不停的收割着联军将士们的性命。 见李衍如此神勇,见解烦军如此所向披靡,梁山将士无不热血沸腾,战意盎然,那几乎已经被联军撕开了的口子,很快就又合围上了,然后他们跟随解烦军的脚步收割着那些在解烦军冲锋下侥幸活下来的敌人的性命…………躺在黏糊糊的地上的耶律得重,至今都没搞明白他是怎么被李衍打下战马的?过了好久好久,耶律得重才艰难的推开了压在他身上的高壮尸体,然后慢慢的坐了起来。 看了一眼那俱已经被砸烂了的尸体,耶律得重终于想起他是怎么落马的了本来,他想跟李衍正面对决,可这个高壮的蒙古勇士抢功心切,抢在他前面去砍杀李衍。

结果,李衍只一棍,就将这个蒙古勇士砸飞,而这个蒙古勇士不偏不倚正好砸到了他的身上!“没交手就败了。

”耶律得重非常沮丧!再见联军已经被李衍带领的解烦军冲得七零八落,以及那缺口复又堵死了。

耶律得重万念俱灰!就在这时,一个梁山预备役发现了耶律得重,随即三步并作两步来到耶律得重身前,然后就想用他手中的长枪戳死耶律得重。 不过就在最后关头,郭浩的声音突然响起:“这应该是一条大鱼,捉活的应该比杀死功劳更大。 ”预备役听言,立即改杀为捉,然后想冲郭浩致谢。 可郭浩早已领人离去。 耶律得重想自我了结生命,落得一个体面。 可惜!已经被砸成重伤的耶律得重根本做不到这点!最终,此战联军方面的统帅耶律得重,就这么被一个最普通的预备役捉了。

在梁红玉战鼓的鼓舞之下,李衍人挡杀人、佛挡杀佛,让那些想要自己性命的人非死即重伤。

都没用梁红玉擂第二遍鼓,李衍就带着解烦军将联军杀了个对穿。 就在刚刚热完身的李衍准备再带解烦军杀回去的时候,李助突然以死相逼,不让李衍再带头冲锋了。

李衍无奈,只能将自己的位置让给姚兴。

在这之后,李衍的一众亲卫将李衍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李助和阮小七更是一左一右将李衍夹在中间,王定六在前,马灵在后,让正处于最佳状态的李衍一丁点再出手的机会都没有。 这让李衍很是无语,“这怎么跟我预想的不太一样?”李衍所想的是,自己今天大杀四方。 可结果却是,自己刚来了兴致,就结束了。 是的,结束了。 复又杀回来了之后,刘锜就命令他们从休门出阵。 等解烦军出了阵地,翘首以盼的众人立即全都围了上来!远远见到李衍浑身是血,众人皆大惊,以为李衍受伤了,以至于全都提心吊胆,并将已经很快了的脚步又加快了一些!李衍将混铁盘龙棍交给亲卫,然后翻身下马,之后对准备一同下马的姚兴说:“你们不用下马了,准备继续冲杀吧。

”虽然姚兴很想带人回去冲杀,但他们的主要职责是保护李衍,因此,姚兴有些迟疑:“这……”李衍道:“此战胜负已定,不会再有意外了,有阮小七他们保护我就行了……将军终究还是要属于战场的,马革裹尸才是你们最好的归宿。

”姚兴眼眶一热,然后发自肺腑的给懂他们军人的李衍行了一个军礼,之后就又带着解烦军去了生门,等候出战。

这时,包康等人“押着”安道全过来,然后全都催促安道全给李衍做检查。

李衍笑道:“我身上的血全都是别人的,我连根汗毛都没伤着。

”听李衍这么说,包康等人才放下心来,不过还是催促安道全再给李衍查查,然后纷纷道:“大都督,可不能再有下次了!”、“大都督,您要是有个好歹,咱们水泊梁山可怎么办?”、“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焉可等闲视之!”……李衍在众人的拥护之下又回到了观战台上。 李衍没去打扰刘锜的指挥收尾,而是回到了自己原来的椅子上坐好。

安道全给李衍检查完,跟众人说:“大都督的确一点伤都没受。 ”这回,众人才完全把心放在肚子里,然后开始谈笑风生。 从众人放松的态度上不难看出,此战真的大势已定。 梁红玉将鼓槌交给别人,然后过来帮李衍清理身上的血渍。 这次,梁红玉比以往任何一次都温柔虽然这个男人只带头冲杀了一次,但他那所向睥睨的雄姿还是深深的印在了梁红玉的心中,让梁红玉爱死了这个顶天立地的大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