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情感控制 > 情感说说 > 正文

乡野妇科男医,被押羁押在看押所守,乡村小说网

时间:2019-07-08 18:53 作者:admin

乡野妇科男医,被押羁押在看押所守,乡村小说网

孟德军被隐秘地双规了。

被羁押在看所守里,孟德军如同热锅上的蚂蚁。

束手无策。 这次明显是自己掉进了别人设计好的局里。

孟德军仔细一想这件蹊跷的事情,便确定肯定跟甄风留这小子有关。

妈的,甄风留,你小子够狠!不过,想整我没那么容易。

孟德军很快就笃定起来。

自己在省城的关系错综复杂,跟自己有利益关系的人太多了。

如果自己出了事,他们也都摆脱不了干系。

就凭这一点,他们也一定会想办法把自己捞出来。

问题是那张字据。 还在甄风留手里。

怎样才能拿回来呢?孟德军眉头紧皱。 心中暗怪自己太轻敌,太大意,太嚣张了!如果不是为了一个女人,自己又怎么会冲动地犯下这样的错误。

为今之计必须马上跟外面取得联系,让人想办法去把甄风留手里那张字条给取回来。 中纪委这边,只要他们没有实质性的证据,自己就一口咬定是被人陷害的。

死不承认。

晾他们一时半会儿也不会把自己怎么样。

正想着,门吱嘎一声打开了。 来人正是看所守的所长邱柄鹤。

孟德军一看到是他,便不由得乐了起来。

这个邱柄鹤当年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片警,是孟德军一手提拔起来的。

自己对他有恩。 想来这个人倒可以利用。

邱柄鹤给孟德军拿来一只烧鸡和一壶烧酒。 笑道:“孟省长,我给您带点吃的。 您放心,只要在我能力范围之内,我都会照顾您。

不会让您在看守所里受一点委屈。

我这,别的能力也没有,也只能为您做些力所能及的小事啦。 ”孟德军的神态显得和蔼可亲,亲切地说:“多谢小邱啦。

没想到我还能进到这个地方来。

倒也是缘分。

我还记得你当年的模样。 ”邱柄鹤嘿嘿干笑两声,在孟德军对面坐了下来。

将酒菜摆好。

恭敬地给孟德军倒了一杯酒说:“孟省长,当年若不是您,就不会有我的今天。 这杯酒我敬您。

希望您能顺利地出去。 这次肯定是个误会!是有人陷害您。

”孟德军点了点头,喝了一大口白酒说:“小邱啊,还是你明白事理啊!我确实是被人陷害的。

你也知道,这人在官场上,总会树敌。

政治哪本来就是波涛暗涌,你起我伏的。

我孟德军在江南省干了这么多年了。 外面的朋友也很多。

这么点的风浪还难不倒我。 你放心,等我出去,一定会好好地提拔你。

眼下我有件事要求你帮个忙。 ”邱柄鹤本来心中便打着这样的主意,难得有机会能跟省长接触上。 现在只是调查,万一孟德军真的能够运作出去。 自己在他落难的时候帮过他,到时候他肯定会回报自己的。

这对自己来说就是个绝好的机会。

邱柄鹤连忙说:“孟省长,您太客气了,您有什么吩咐尽管说,我一定尽全力去办。

”孟德军于是便附在邱柄鹤的耳边说了一番话。 邱柄鹤不住地点头说:“好,我知道了,您放心吧。

这个信我一定给您传到。 ”孟德军便笑了。

端起酒杯道:“来,再喝一口。

这酒不错!”当天邱柄鹤便悄悄地离开看所守,亲自去了趟孟德军家。

将孟德军亲笔写的一封信交给孟德军的老婆苗红。 苗红看到孟德军的字条,不动声色地拿出两万块钱,送给邱柄鹤说:“小邱啊。 老孟要我好好地感谢你,这点钱,你先拿着。

老孟在里面就拜托你多照顾了。 ”邱柄鹤连忙推辞道:“师母,这钱我不能要。

孟省长对我有恩,我为他做什么都是心甘情愿,理所当然的。 您就放心吧,我官职小,能力有限。

但我会尽力。 我所里还有事,就先回去了。

”苗红满意地点了点头。

心说这个人还是可以用的。 在邱柄鹤坐进自己的车里时,苗红将包好的钱趁邱柄鹤不注意,从后车窗里面扔进了后座中。

送走邱柄鹤苗红就犯了寻思。 老孟说有一个字据关系着他的前程命运,现在在他的死对头J市市长甄风留的手里,要苗红无论用什么办法都要拿回来。 可这字据怎么样才能拿回来呢?这几天苗红为了丈夫的事四处奔波,寻求援助。

现在多方关系正在想办法营救孟德军。 只是不知道这一次能不能成功?苗红心里很担心。

她早就有一种不详的预感。 这些年孟德军太顺了。 除了没有如愿当上省委书记以外,其他的事,他们家可以说都是一帆风顺的。

什么也不缺。 资产早就几千万了。 这钱来得容易,也让人感到不安全。 你看,现在到底是出事了。

虽然一想到丈夫是因为玩女人出了事,苗红的心里很气愤,可是夫妻毕竟是一体的。

再怎么嫉妒怨恨,她的心还是一心为丈夫的。 苗红想来想去,J市的市委书记不是曾经给老孟送过一盒金月饼吗?如今老孟出了事,他也不能坐视不理吧。 那个姓甄的不过是个市长,还是他手底下的人,这件事也许他能有办法。

苗红决定去找慕容南。

苗红一刻也没敢耽搁,急忙驱车去了J市。

(乡野妇科男医http:///0/920/)移动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