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情感控制 > 情感说说 > 正文

绊惹春风别有情,世间谁敢斗轻盈:唐彦谦《垂柳》翻译赏析

时间:2019-07-09 13:40 作者:admin

绊惹春风别有情,世间谁敢斗轻盈:唐彦谦《垂柳》翻译赏析

《垂柳》是由唐代人唐彦谦所写的一首七言律诗。 《垂柳》是一首咏物诗,体物曲尽其妙,写活了客观外物之柳,也含蓄蕴藉地寄托了诗人愤世嫉俗之情。

垂柳唐彦谦绊惹春风别有情,世间谁敢斗轻盈?楚王江畔无端种,饿损纤腰学不成。

作者简介:唐彦谦,唐代诗人。

字茂业,号鹿门先生,并州晋阳(今太原)人。

咸通(八六零至八七三),咸通二年(八六一)进士。

十余年不第。 中和中王重荣辟为从事,官至兴元(今陕西汉中)节度副使、阆州(今四川阆中)、壁州(今四川通江)刺史。

博学多艺,文词壮丽,至於书、画、音乐、博饮之技,无不出於辈流。

擅长五言,师法,然风格颇清浅显豁。

中和四年(八八四)归仁泽撰唐王重荣德政碑,为其所书。

有《鹿门集》三卷传世。 注释:⑴惹:将垂柳拟人化,绊惹:撩逗。

⑵斗:竞争,比赛。 ⑶楚王:楚灵王,也暗指现实中的王,江:长安附近的曲江。 ⑷损:损坏,纤腰:女子的细腰。 译文:婆娑于江畔的垂柳,本是无心所插,可楚王宫中的嫔妃们为使腰肢也像垂柳般纤细轻盈,宁愿忍耐饥饿,甚至白白饿死。

创作背景:晚唐朝政腐败,大臣竞相以善于窥测皇帝意向为能,极尽逢合谄媚之能事。 诗人对此深恶痛绝,愤世嫉俗之情油然而生,写下了这首诗。

赏析一:这首诗咏垂柳,既没有精工细刻柳的枝叶外貌,也没有点染柳的色泽光彩,但体态轻盈、翩翩起舞、风姿秀出的垂柳,却栩栩如生,现于毫端。 它不仅维妙维肖地写活了客观外物之柳,又含蓄蕴藉地寄托了诗人愤世嫉俗之情,是一首韵味很浓的咏物诗。 绊惹春风别有情,起句突兀不凡。

撇开垂柳的外貌不写,径直从动态中写其性格、情韵。

绊惹,撩逗的意思。 象调皮的姑娘那样,在春光明媚、芳草如茵、江水泛碧的季节,垂柳绊惹着春风,时而鬓云欲度,时而起舞弄影,真是婀娜多姿,别具柔情。 柳枝的摇曳,本是春风轻拂的结果,可诗人偏不老实道来,而要说是垂柳有意在撩逗着春风。 绊惹二字,把垂柳写活了,真是出神入化之笔。 明杨慎《升庵诗话》举了唐宋诗中用惹字的四例:杨花惹暮春(),古竹老稍惹碧云(),暖香惹梦鸳鸯锦(温庭筠),六宫眉黛惹春愁(孙光宪),说它们皆绝妙。

其实,唐彦谦的绊惹,列入绝妙之中,当亦毫无愧色。

第二句,世间谁敢斗轻盈?把垂柳写得形态毕肖。 轻盈,形容体态苗条。 这里,垂柳暗以体态轻盈的美人赵飞燕自喻,是紧承上句,以垂柳自夸的口气写出其纤柔飘逸之美。 谁敢斗轻盈问得极妙,这一问,从反面肯定了垂柳的美是无与伦比的;这一问,也显出了垂柳恃美而骄的神情。 诗人极写垂柳美,自有一番心意。 后二句楚王江畔无端种,饿损纤腰学不成,笔锋一转,另辟蹊径,联想到楚灵王爱细腰,宫女多饿死的故事,巧妙地抒发了诗人托物寄兴的情怀。 江,可以理解为长安附近的曲江。

《中朝故事》载:唐代曲江江畔多柳,号称柳衙。

楚王,楚灵王,也暗指现实中的王。 此二句是说,婆娑于江畔的垂柳,本是无心所插,却害得楚王宫中的嫔妃们为使腰支也象垂柳般纤细轻盈,连饭也不敢吃,而白白饿死。

诗人并不在发思古之幽情,而是有感而发。 试想当时晚唐朝政腐败,大臣竞相以善于窥测皇帝意向为能,极尽逢合谄媚之能事。

这种邀宠取媚的伎俩不也很象饿损纤腰的楚王宫女吗?楚王江畔无端种,无端二字意味深长,江畔种柳,对楚王来说,也许是随意为之,而在争宠斗艳的宫女们心目中却成了了不起的大事,她们自以为揣摩到楚王爱细腰的意向了,而竞相束腰以至于饿饭、饿死……诗人言在此,而意在彼,这是多么含蓄而深刻呵。

比唐彦谦稍早的诗人曹邺,他在《捕鱼谣》中写道:天子好征战,百姓不种桑;天子好年少,无人荐冯唐;天子好美女,夫妇不成双,矛头直指皇帝及其为首的封建官僚集团,真是直陈时弊,淋漓痛快。

《垂柳》所讽刺的对象,同《捕鱼谣》一样,但他采取了迂回曲折、托物寄兴的手法,用事隐僻,讽喻悠远(《升庵诗话》),于柔情中见犀利,于含蓄中露锋芒,二者可谓殊途同归,各尽其妙。 写法上,唐彦谦旨在写意,重在神似,他虽无意对垂柳进行工笔刻画,但垂柳的妩媚多姿,别有情韵,却无不写得逼似,给人以艺术美的享受。

《增补诗话总龟》引《吕氏童蒙训》谓:咏物诗不待分明说尽,只仿佛形容,便见妙处。

《垂柳》的妙处,正是这样。

杨慎在评论唐彦谦《垂柳》时说:咏柳而贬美人,咏美人而贬柳,唐人所谓尊题格也。 (《升庵诗话》)可惜这个评论只说对了表面现象,他只在尊题格上做文章,而未能看出诗人咏柳而贬美人的实质。 赏析二:首句绊惹春风别有情,撇开垂柳的外貌不写,径直从动态中写其性格、情韵。 柳枝的摇曳,本是春风轻拂的结果,可诗人不以实道来,而说是垂柳有意撩逗春风。

绊惹二字,把垂柳写活,第二句,世间谁敢斗轻盈?把垂柳写得形态毕肖。

轻盈,形容体态苗条。

诗人极写垂柳美,自有一番心意。 垂柳暗以体态轻盈的美人赵飞燕自喻,是紧承上句,以垂柳自夸的口气写出其纤柔飘逸之美。

谁敢斗轻盈问得极妙,这一问,从反面肯定了垂柳的美是无与伦比的,也显出了垂柳恃美而骄的神情。

后二句楚王江畔无端种,饿损纤腰学不成,婆娑于江畔的垂柳,本是无心所插,却害得楚王宫中的嫔妃们为使腰支也象垂柳般纤细轻盈,不敢吃饭,而白白饿死。 笔锋一转,另辟蹊径,联想到楚灵王爱细腰,宫女多饿死的故事,巧妙地抒发了诗人托物寄兴的情怀。 诗人并不在发思古之幽情,而是有感而发。

试想当时晚唐朝政腐败,大臣竞相以善于窥测皇帝意向为能,极尽逢合谄媚之能事。 这种邀宠取媚的伎俩也很象饿损纤腰的楚王宫女,楚王江畔无端种,无端二字意味深长,江畔种柳,对楚王来说,也许是随意为之,而在争宠斗艳的宫女们心目中却成了了不起的大事,她们自以为揣摩到楚王爱细腰的意向了,而竞相束腰以至于饿饭、饿死,含蓄而深刻。 全诗中诗人将矛头直指皇帝及其为首的封建官僚集团,直陈时弊,淋漓痛快。

诗人采取了迂回曲折、托物寄兴的手法,柔情中见犀利,含蓄中露锋芒,二者可谓殊途同归,各尽其妙。

旨在写意,重在神似,他虽无意对垂柳进行工笔刻画,但给读者以艺术美的享受。

这首诗咏垂柳,没有精工细刻柳的枝叶外貌,也没有点染柳的色泽光彩,但刻画出体态轻盈、翩翩起舞、风姿秀出的垂柳,是一首具有韵味的咏物诗。 名人点评:《升庵诗话》:杨慎:用事隐僻,讽喻悠远,咏柳而贬美人,咏美人而贬柳,唐人所谓尊题格也。

《吕氏童蒙训》:咏物诗不待分明说尽,只仿佛形容,便见妙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