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情感控制 > 情感说说 > 正文

千年一叹 总结思考2:远征和失序

时间:2019-06-10 18:02 作者:admin

千年一叹 总结思考2:远征和失序

从加德满都向西北方向走二百公里山路,便到了美不胜收的博克拉(Fokhara)。 据访幼反多西方老者愿意在这个山高路险的小地方了此残生,韩素音女士写过的那座还年轻的山,也在这里。

喜马拉雅山为它挡住了北方的寒流,让天下的花树尽在南坡的阳光下灿烂。 但是,依傍着雪山它又不可能炎热,刚刚融化的雪水使这里的水道成为南方一切大河的上游。

我们乘坐一种拉缆浮筏渡过了清澈宽阔的雪水河,住进了山脚下的一家叫做鱼尾山屋(Fisht蒯lodge)的旅馆。 伙伴们被这儿的美景所吸引,各自走散了,我则在山屋附近漫步,继续析双里我一路的感受。

此处已经有点冷,现在我在火炉边拿起了笔。

昨天勾画了几大文明衰落的各自原因,但是,总应该还有一些共同规律吧?找出了这些共同规律,实际上也就找到了中华文明长期延续的原因,只不过两者正好相反罢了。

我们看到的每一个文明发祥地,在地理位置上几乎都被荒昧之地凯概和包围。 文明的重大发端都是奇迹,而奇迹总是孤独。 它突然地高于周边生态,这是它的强大,也是它的脆弱。

文明以自己的繁荣使野蛮势力眼红,又以自己的高雅使野蛮势力自卑,因川」纤蛮迟早会向文明动手,而一旦动于,文明很容易破碎。

因此我们看到了,任何文明都要为自己筑造那么多城堡。 当文明的力量汲取了太多的血泪教训,也会主动出击,开始是想以野蛮的手段阻挡野蛮,久而久之,远距离征战渐渐成了某些文明的癖好。 它们一时变得强健而雄壮,但历史最终记下了一个结论:任何军事远征,都是文化自杀。

这是因为,各个文化都有自己的体量定位,没有边界的文化就像没有皮肤的肌体,岂能生存?这一点,不仅埃及、波斯有过教训,连“泛希腊化”的远征也没有对希腊文化带来好处。 征战一日_胜利一定伴随着文化奴役,这对被奴役的文化是一种毁灭性的摧残,这我们在埃及、耶路撒冷、巴比伦、伊朗、印度都看到了。

但是另一方面,胜利者的文化也未必胜利,因为它突然成了奴役别人的武器和工具,必须加注大量非文明的内容,到头来只能是两败俱伤。

得出这个结论后我再一次感到欣喜,因为我们中国古代的君王都不喜欢远征别国。 当然这与他们自以为天下中心的观念有关,但这种观念本来也有可能成为进攻别人的理由。

中华文明从根子上主张和平自守,我们从小就会背诵的杜甫的那几句诗,很能概括这种代代相传的观念:“杀人亦有限,列国自有疆,荀能制侵陵,岂在多杀伤。 ”由此,我也找到了中华文明几千年没有败亡的重要原因。 我曾在几万里奔驰间反复思忖:你看在中国商代,埃及已经远征了西亚;在孔子时代,波斯远征了巴比伦,又远征了埃及;即使到了屈原的时代,希腊的亚历山大还在远征埃及和巴比伦;而且无论是波斯还是希腊,都已抵达印度。 总之,在我们这次寻访的非洲、欧洲、亚洲之间的江阔土地上,几大文明古国早已打得昏天黑地,来回穿梭,没有遗落。 说有遗落,只有我们中国。

中国也打,大多只是内部争权,或扫扫周边的匈奴之类,与.人家一比简直是彻底的本分。

中华先祖选择这种态势也许是不自觉的。 因为从地理方位说,中华文明的西部、北部边缘是茫茫戈壁,西南边缘是世界屋脊,客观上使远征的军队无法出入;从文明类型上说,中华文明的主体是农耕文明,而不是航海文明和游牧文明,农耕文明的基本生态是聚族而居、春种秋收、男耕女织,在本性上不谋求万里之外的领土统治。

中华民族的第一图像是长城,那也只是自己的篱笆和护墙而已。 开始修筑时只是为了防范,但在里边住了千百年,也就渐渐养成了群体自理。 消极的.是太封闭,积极的,是不远征。

这次沿路看了那么多不同时代、不同国家的远征军的城堡、战壕后便想,等这次旅行到达终点,我要向长城敬个礼,因为我终于明白它的基本含义是安分守己。 如此庞大的文明一直采取这个态势,实在是人类文明的一大幸事。

除战争之外,衰落的第二个原因是社会失序。

战争对文明的破坏,首先从破坏秩序开始。 这种破坏也包括侵略者在动员和组织战争时对本国文明进行军事化的优捍。 即使没有战争,文明自身也无法抵拒失序趋向。

多数文化行为在自我伸发的时候,往往无法协调自己与别种文化行为的关系,结果造成大量高智能的纷争。

有时,这些高智能纷争还需要低智能的势力来进行粗鲁调解,这种可叹可笑的现象在世界历史上可以说是比比皆是,充分证明了一个可怕的事实,文明也能直接导致失序。 那么,如果让文明拥有权力,会怎么样呢?许多盛世由此出现,但文明和权力毕竟是两个秩序系统,至少在古代一直没有找到协调之路,因此两方面迟早产生抵悟。 两方面力量越强,抵悟也越严重,而严重抵梧的结果必然是严重失序。

这就是为什么,现在世界上多数古文明的发祥地在社会秩序上反而远远比不上其他地区。 平心而论,对这一点我过去感受不深,只觉得秩序是一种天然存在,差别在于要老秩序还是新秩序。 我们这一代一直在与形形色色的老秩序奋战,试图在各个领域建立新秩序,却一直没有认真考虑过,如果完全没有秩序,既没有老秩序,也没有新秩序,将会怎样?这么一想,我们平日在理念间的对立,其实还在同一个平台上。

这个体制长、那个体制短的讨论,其实始终停留在相近似的语法系统里,否则何以讨论得起来?这次考察使我们看到了抽去了平台、失去了语法之后的情景,一种匪夷所思的失序。

一千公里、一千公里地看过去,总是有那么多无所事事的穷人站在堆积如山的垃圾上。 让这些穷人弯下腰来把垃圾清除掉,然后给一点酬劳,酬劳来自合理的税收,这就是社会管理,说起来容易,但能够做到的地方却很少。

一代代下来,很多穷人已失去劳动习惯,肥沃的田野没什么人在耕作。

极少数人暴富,住在城里,其中几个在玩政治。 以前在电视里见过的一些风度翩翩的政治人物,都被对手指控为大贪污犯,住玖寸手也相差无几。

更可怖的是,怎么选举、怎么投票,总也逃不出这.几个圈子,这几个家族。 赤地千里,饿汉遍野,与他有1无关。 于是,不仅道路破败、卫生恶劣、人口爆炸完全没有人管,而且还有那么大的区域不在政府军警的控制之内。

有些地段政府只能控制一些主要公路,路边的广阔土地完全是不知所云的世界。 我一再站在这样的土地上傻想,究竟是什么样的社会改革,才能解决问题呢?面对眼前的一切,我甚至对以前觉得不应该采取的强烈手段,也可以理解了。

想一想,怎么才能使这密密层层蓬头垢脸、目光呆滞的人群成为社会进步的正面力量,然后让他们送自己的孩子去接受教育呢?这是文明的起点,居然直至二十世纪末,世界上还有那么多地方没有进入,很多地方还是古代文明的发祥地。 对一种悠久漫长的文明来说,为了避免无序的损害,比较可行的办法还是努力组建一个既有文明职能、又有管理权力的弹性体制。 这也就是在文明和权力还没有产生严重抵梧前,为秩序争夺时间。 中国古代通过科举取仕而组建文官体制的办法实行了一千三百余年,有效地维持了中华文明的秩序。 这种秩序既有积极方面也有消极方面,我在《十万进士》一文中曾作过系统分析,而这次到其他几个文明发祥地一看,更明白那实在是我们祖先的一个天才创举。

选拔这些文官的标准,就是儒家文化。

儒家文化恰恰注重“治国平天下”,不是空论玄谈,因l比确实也能把地方L的事情管起来。

不断选拔、不断考试,又使儒家文化拥有了大批的研习者和多对了者,它也就活生生地延续下来了。 中华文化既没有在无序中崩溃,也没有在无效中风干,都与此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