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情感控制 > 情感说说 > 正文

千年一叹 印度7:洁净的起点

时间:2019-06-10 18:02 作者:admin

千年一叹 印度7:洁净的起点

终于置身于瓦拉纳西(Varanasi)了。

这个城市现在又称贝拿勒斯(Benares),无论在印度教徒还是在佛教徒心中,都是一个神圣的地方。

伟大的恒河就在近旁,印度人民不仅把它看成母亲河,而且看成是一条通向天国的神圣水道。 一生能来一次瓦拉纳西,喝一口恒河水,在恒河里洗个澡,是一件幸事,很多老人感到身体不好就慢慢向瓦拉纳西走来,睡在恒河边,只愿在它的身躯边结束自己的生命,然后把自己的骨灰撒入恒河。 正由干这条河、这座城的神圣性,历史上有不少学者和作家纷纷移居这里,结果这里也就变得更加神圣。

我们越过恒河时已是深夜,它的夺人心魄的气势,它的浩浩荡共荡的幽光,把这些天在现实世界感受的烦躁全洗涤了。 贴着恒河一夜酣睡,今早起来神清气爽。 去哪里?这要听我的了,向北驱驰十公里,去鹿野苑(Samath),佛祖释迎牟尼初次讲法的圣地。 很快就到,只见一片林木葱笼,这使我想起鹿野苑这个雅致地名的来历。

这里原是森林。

一位国王喜欢到这里猎鹿,鹿群死伤无数。 鹿有鹿王,为保护自己的部属,每天安排一头鹿牺牲,其他鹿则躲藏起来。 国王对每天只能猎到一头鹿好生奇怪,但既然育徽借到也就算了。

有一天,他见到一头气度不凡的鹿满眼哀怨地朝自己走来,大吃一惊,多亏手下有位一直窥探着鹿群的猎人报告了真相。

这才知,每天一头的猎杀,已使鹿群锐减,今天轮到一头怀孕的母鹿牺牲,鹿王不忍,自己亲身替代。 国王听了如五雷轰顶,觉得自己身为国王还不及鹿王。 立即下令不再猎鹿,不再杀生,还辟出一个鹿野苑,让鹿王带着鹿群自由生息。

就在这样一石日也方,大概是在左》元前五三一年的某一天,来了一位清瘦的中年男子,来找寻他的五位伙伴。 这位中年男子就是佛祖释迎牟尼。 前些年他曾用苦行的方法在尼连禅河畔修炼,五位伙伴跟随着他。 但后来他觉得苦行无助于精神解脱,决定重新思考,五位伙伴以为他想后退,便与他分手到鹿野苑继续苦修。

释迪牟尼后来在菩提趣耶的菩提树下真正悟道,便西行二百公里找伙伴们来了。

他在这里与伙伴们讲自己的参悟之道,五位伙伴听了也立即开悟,成了第一批弟子。

不久,鹿野苑附近的弟子扩大到五十多名,都聚合在这里听讲,然后以出家人的身份四出布道。 因此这个地方非常关键。

初次开讲,使一人之悟成了佛法,并形成第一批僧侣。 至此佛、法、僧三者齐全,佛教也就正式形成。

佛祖释迎牟尼初次开讲的地方,有一个直径约二十五米的圆形讲坛,高约一米,以古老的红砂石砖砌成。

讲坛边沿,是四道长长的坐墩,应该是五个首批僧侣听讲的地方。 讲坛中心现在没有设置座位,却有一个小小的石栓,可作固定座位之用,现在不知被何方信徒盖上了金箔,周围还洒了一些花瓣。

讲坛下面是草地,草地上错落有致地建造着一个个石砖坐墩,显然是僧侣队伍扩大后听讲或辞修的地方。 讲坛北边有一组建筑遗迹,为阿育王时代所建,还有一枚断残的阿育王柱,那是真正阿育王立的了,立的时间应在公元前三世纪七十年代初,那时这里已成为圣地。 这份荣誉带来了热闹,差不多热闹I一千年.直到公元七世纪玄奖来的时候还“层轩重阁,丽穷规矩”,《大唐西域记》中的描写令人难忘。

佛教在印度早已衰落,这里已显得过于冷寂。

对于这种冷寂,我在感叹之余也有点高兴,因为这倒真实地传达了佛教创建之初的素朴状态。 没有香烟缭绕,没有钟磐交鸣,没有佛像佛殿,没有信众如云,只有最智慧的理性语言,在这里棕徐流泻。

这里应该安静一点,简陋一点,藉以表明,世界三大宗教之一的佛教,在本质上是一种智者文明。 先有几个小孩在讲坛、石墩间爬攀,后来又来了几位翻越喜马拉雅山过来的西藏佛教信徒,除此之外只有我们。

树丛远远地包围着我们,树丛后面已没有鹿群。 听讲石墩铺得才尺远,远处已不可能听见讲坛上的声音,坐在石墩上只为修炼。

我在讲坛边走了一圈又一圈,主持人李辉和编导张力、樊庆元过来问我在想什么。 我说:“我见过很多辉煌壮丽的佛教寺院,更见过祖母一代裹着小脚跋涉百十里前去参拜。 中国历史不管是兴是衰,民间社会的很大.部分就是靠佛教在调节着精神,普及着善良。

这里便是一切的起点。 想到这么一个讲坛与辽阔的中华大地的关系,与我们祖祖辈辈精神寄托的关系,甚至与我这么一个从小听佛经诵念声长大的人的关系,心里有点激动。 ”作为一个影响广远的世界性宗教,此时此刻,佛教的信徒f[J不知在多少国家的寺庙里隆重礼拜,而作为创始地,这里却没有一尊佛像、一座香炉、一个蒲团。 这种洁净使我感动,我便在草地上,向着这些古老的讲坛和石座深深作揖。 鹿野苑东侧有一座圆锥形的古朴高塔,叫达麦克塔〔DhanlekhstuPa)。

奇怪的是塔的上半部呈黑褐色,一卜半部呈灰白色。

一问,原来在佛教衰微之后,鹿野苑与这座塔的下半部者倪至灭了,只留下塔的上半截在地面上,年代一久蒙上‘了尘污。

十八世纪有一位英国的佛教考古学家带着猜测开挖,结果不仅挖出了塔,也挖出了鹿野苑。 这个佛教圣地的重新面世还是在本世纪,为时不久。 沉寂千年的讲坛又开始领受日光雨露,佛主在冥冥之中可能又有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