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情感控制 > 情感说说 > 正文

浙江海岛荒村宛如童话世界 有人欲以百万售房

时间:2019-06-11 13:06 作者:admin

浙江海岛荒村宛如童话世界 有人欲以百万售房

浙江海岛荒村宛如童话世界有人欲以百万售房时间:2015-06-2319:51张成泽李雪主,木碗中的宇宙,逆光飞翔,两天一夜110403,新大话西游3凤求凰,陈红貂蝉,steam补丁,下载,高桥名人冒险岛4,挖土机找水喝    无人渔村最近,网上一组“无人渔村长满爬山虎,宛如绿色童话世界”的照片,让浙江省嵊泗嵊山岛后陀湾的“无人村”火了。

不少游客从各地赶来,希望能够抢在被开发前,一睹“原始”的风景。

林发枕和沈阿勇是“无人村”最后的守望者。

30年前,这个2000多人的大村开始搬迁,生产方式的转变、生活需求的增多让人们纷纷选择了离开这个交通不便的村庄。

然而,无人村的“意外”出名,又让人们开始觊觎这块蛮荒之地的经济利益。

  成都商报首席  海岛荒村  曾有2000多人现在仅剩两家人  56岁的林发枕没想到,居住了20多年的村子,突然间变得人声鼎沸。

慕名前来的游客将这里称为“无人村”,当地人则直接称呼为“”。

林发枕是这里仅剩的两户人家之一。

  “无人村”处于嵊山岛的后陀湾,原本有3个村庄连在一起,分别是城子村、中心村和东方村,有2000多人。 二三十年前的一次大搬迁,让这里几乎没了人烟,当地人中,只有60多岁的单身汉沈阿勇一人留守。

林发枕虽然也在村内居住,但他是从福建移居而来的。   嵊泗列岛位于杭州湾以东,包括大洋山、小洋山、沈家湾岛等400多个岛屿,虽然归浙江省管辖,但地理更靠近上海。

“无人村”位于海岛的山坳之间,人们需要从山上向下步行。

  站在村口的山上可以俯瞰整个村子,蓝天、山坳、大海相映成趣,加上将村子缠绕的绿树和灌木,美景直扑进眼中。

由于长期没人,废弃的房屋被藤蔓和爬山虎缠绕,与大自然融为一体。

  由于近年来几乎没有人进村,林发枕和沈阿勇也多忙着自己的事,无意大自然对村庄的,这里几乎成了“植物的王国”。   有人将这里形容为童话世界。

之前,搬走的居民并不愿再回来,最近一段时间,村里一下多了很多人,这些人多是附近城市的游客。 林发枕不明白游客千里迢迢来看什么,甚至连卖船票的售票员都很不理解游客们的蜂拥而至。

  担心影响游客的兴致,村民们不再称呼这里为“”,改称“无人村”。   迁出热潮  渔民作业方式改变大渔船难进港  林发枕是“跑码头”的,在各个码头做点小生意。

上世纪80年代,林发枕一家来到后陀湾,当时,这里的热闹场景,让林发枕做了安家的打算。

他在村里开了一家小卖部,那个时候,后陀湾有3家小卖部,但从不缺生意。   嵊山岛远离陆地,曾是来往渔民停靠船只的交通要道。

据嵊山镇文化馆工作人员考证,这里从元代开始就有人类居住的痕迹,明朝时期是战略重地,曾有水师驻扎。

  林发枕在村内租了一间房,他的小卖部每年可以带来两万多元的收入,这在当时十分有吸引力。 林发枕本准备扩大小卖部的规模,但从1985年左右,村内就有人外迁,而后,村里渐渐变得冷清。   这样的搬迁持续了10年。 到1995年,这个2000多人的大村,变得几乎空无一人。 对嵊山历史颇有研究的当地居民郑信根告诉成都商报记者,这是因为渔民作业方式的改变,导致了搬迁。   后陀湾里多是渔民。

以前,附近渔民多以小型渔船为工具,在附近捕捞一些目鱼。 渔民们驾驶着木质渔船,依靠人力,撒网捕鱼。 而后陀湾可以满足小渔船的停靠。

  近年来,近海渔业匮乏,小渔船无法满足捕捞的需求。 渔民们更换了大型的铁船,机械化也代替了人工。 后陀湾再也无法满足大型渔船的停靠,人们就在不远的箱子岙渔港建起码头。

后陀湾的渔民逐渐迁出,林发枕的小卖部也无人问津,并在1995年关门。

  最后守望  房东再也不来收租“想住哪就住哪”  渔民的生活辛苦而,但也为他们带来了相对丰厚的报酬。

1990年,是后陀湾搬迁的高峰期。

小孩的教育问题也是搬迁的一个重要原因。

村上没了学校,学生们要到镇上读书,很多村民为了让孩子接受好的教育,选择了离开。   搬迁潮来得很猛烈。

在后陀湾,仍可以看到建造房屋时的“大手笔”。 被废弃的房屋多是两层小楼,有些还镶了瓷砖。   上世纪80年代初,村民林松岳东拼西凑,还找人借了几万元,终于盖上了两层小楼。 可住了不到1年,连欠款还没有还清,他就房屋,举家搬迁。

虽然觉得可惜,但林松岳受够了交通不便带来的影响,所以他更愿意再花两三万元,到镇上买套房子。

  留守的当地人沈阿勇,本有搬迁的打算,但直到现在60多岁了,还是光棍,是否去镇上对自己的生活也没有多大影响,因此他选择了留下。

每天早上,他还是步行去镇上打牌,在麻将馆里度过一天后,晚上再回到无人村的寂静中。   林发枕是外来人,对搬到镇上的兴趣也不大。 相反,村民大规模搬迁后,还给他带来了好处。 房东再也不来收房租,他甚至可以“想住哪就住哪”。   他叫来在镇上居住的女婿王学溜一起种菜,在“无人村”的沟壑中,开垦出了七八亩耕地,每年可以为这个大家族带来十几万元的收益。 又从附近的牵了电线,解决了生活用水用电。

林发枕说,自己从未感觉到孤独的,他更看重的现实。

  如今  旅游目的地  大批游客涌入渔民们上岸做起了生意  离开了后陀湾,很多人就不愿意再回去看看了。 特别是镇上的年轻人,多是在搬迁后出生的,虽然和“无人村”仅相隔几公里,但他们对村子的了解,也仅限于父母的口中。   28岁的袁龙,自己买了车搞营运。

当车开到“无人村”附近,有人问他,要不要去村里看看老房子,袁龙直摆手:“没啥看的。

”但老一辈人还是无法割舍对后陀湾“无人村”的记忆。

他们的祖辈曾世代居住于此,甚至有不少祖先,从这里踏上渔船,而后葬身大海,再也没能返回。 “鸟飞反故乡兮”,他们虽然因为生活选择了离开,但却割舍不了这段感情。

  近两年,嵊山岛不再只是渔民的栖息地。

独特的海岛风景,也成了附近城市的旅游目的地。 不少渔民上岸做起了生意,开出租车、渔家乐、小商店,收入并不比下海捕鱼少。   小岛上的物价也水涨船高。 一位长期在嵊山镇开店的外地人说,这两年有人来旅游了,房东的房租也涨了快一倍,“合同到期了还要涨”。 车费、住宿费都要比城市贵好几倍。   “无人村”成了岛上著名的景点,特别是几天前那组“童话世界”的图片被广泛后,网友称赞“好似一个绿野仙踪的”,吸引了大批游客。 一位大连游客说,他看到消息后急忙订了机票,“怕来晚了,这片自然景色被开发了,就再也找不回来”。

  这位大连游客的担心不无道理。 在“无人村”的上方,挖土机正在施工修。

村民们虽然很多年都不愿踏足这片土地,但现在也争相打起了老房子的主意。 在袁龙的记忆里,虽然已经想不起老房子的样子,但这几天他在盘算,怎样把破败的老房子以100万元的价格卖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