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情感控制 > 情感说说 > 正文

行者无疆 1.15 贝壳未碎

时间:2019-06-10 18:02 作者:admin

行者无疆 1.15 贝壳未碎

  小城萨拉曼卡十分紧凑,不管你怎么走,只要找得到中间像一个方形老城堡似的市政广场,怎么也迷不了路。 几乎所有的街道都从那里伸展出来,每次走得有点迷糊了,就再回到那里重新开始,几次下来,已熟如故土,不再有迟疑的步履。

  但是,对于欧洲小城,千万不能这么套近乎。 你以为已经了如指掌,实际上恐怕连边沿都没有摸着。

特别是那些只给你提供一二个亮点的小城,更要另眼相看。

一二个亮点,是醇化过后的简明,背后躲着大量被省略了的文章。

  萨拉曼卡在市政结构上的亮点是那个广场,而在精神结构上的亮点却是大学。

萨拉曼卡大学没有围墙,因此构不成表面上的中心,转弯抹角都是大学的某系某科,连城里的一切纪念品商店都在出售与大学有关的物件。

  事情一与大学相连,便立即变得深不可测,更何况萨拉曼卡大学是西班牙最古老的大学。 我曾在一本历史书上读到过,哥伦布出发远航前为了进一步熟悉与航海密切有关的天文学知识,曾特地来到萨拉曼卡,与几位博学的修士探讨,这些修士,当时好像就是萨拉曼卡大学的教授。

那么,小小的萨拉曼卡,早在哥伦布时代就已经是学术研究中心,它在欧洲人发现新大陆之前已经对辽阔的未知世界有过推测和遥望,而且懂得从天文学的高度来设计航线。

  因此,它小不堪言又大而无边。   哥伦布到这里来的具体行迹当然是不可能找到参证的了,但我愿意带着冒险家出发前的心境在这些安适的街道间走走,想想安适如何怂恿了冒险,小街如何觊觎着大海。

  正这么走着,我突然停步,在一个街口看到了一幢古老的巨大建筑,浑身是古朴的土黄,但满墙却雕满了贝壳!对大海的渴望如此不言而喻,又把这种渴望展现得如此气派。

我连忙拉住两个学生模样的年轻人打听,他们说,这楼就叫贝壳屋,建于十五世纪末,至今已有五百多年。 我在心底暗暗一算,那正是哥伦布准备出发的年代。   贝壳屋有台阶可上,无人阻拦。 进去几步就是一个洞窟般的大厅,四周古柱森然。 此时已是黄昏,天色暗然,大厅古柱间更是阴气森森,像是不小心误人了一个酋长的巢穴,一个恐怖的王府,但我心里明白,这王府的名称就叫时间。 大厅有二楼,是长长的回廊,那里倒是泛出一些光来,使我还能在大厅古柱间辨别物象、轻步踩踏。   左前方有了灯光,越近越亮,也开始有人,终于走进了一间有现代设施的厅室,看那文字标牌,原来是到了萨拉曼卡大学的公共图书馆。 伸头一望,有不少学生在书库翻阅,至此我才明白过来,刚才穿越的古柱森然的贝壳屋,就是这个图书馆的门廊。

  那么,这个图书馆也实在太排场了。

  哥伦布当年一定会来到这里。 萨拉曼卡大学不大,贝壳屋当时新建,他没有不来的道理。 这个航海迷一见满墙的贝壳一定笑逐颜开了吧?  五百多年来贝壳未碎、古柱未倒本是一个奇迹,更大的奇迹是五百多年后它们仍不以自身的资格让人供奉,只是默默地支撑在一起做了大学图书馆的门廊,就像一代元勋已经须发皓然还乐呵呵地为孩子们看家护院。

  我猜想大学当局作这番设计是要让所有的青年学生每天走一走这道门廊,但不知有多少学生能够体会,这里有一个巨大的象征。 今天图书馆里的任何一本书都比不上墙上贝壳的年岁,而贝壳还只是路标,指引着更为悠久和未知的世界。

因此,灯光明亮的现代书库只是白沫一闪,人类求知的道路仍然如古柱下无灯的恐怖,老墙上对水的渴念。

等着吧,当今天自以为是的学者们全部退出历史,这满墙的贝壳仍不会破碎。   欧洲文明的本性,本不在纸页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