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情感控制 > 情感说说 > 正文

【八一】故城梦话(散文·家园)

时间:2019-07-01 13:23 作者:admin

【八一】故城梦话(散文·家园)

作者:游戏积分:0防御:破坏:阅读:220发表时间:2019-06-1713:05:20摘要:夫人猛然一把推醒我说:你在发啥子神经?我揉眼看看,马车还在悠哉悠哉地走着,赤日影摇、柳丝舞金,一切都没了梦中的模样。

我把梦给夫人一说,她呢喃着说:梦不都是反的吗?河东虽一语点醒梦中人,但那梦中情景似有似无、忽虚忽实、亦真亦幻地恍惚还在眼前,我不知是已经醒来,或是还在梦中……  我与夫人云游齐鲁山水已近十日,这一日打点起行装,准备取道德州前往保定府参加神仙会。 一路上马蹄嘚嘚、风和日暖、沿途景色撩人。 不料由于多日的奔波辛苦,我竟在这惬意悠然之中,随着这轻轻巅摇的马车酣然入睡了。

  恍惚中时光似在倒流,仿佛回到了那“超英赶美”的年代。

突然,京杭大运河西畔一誉为“小天津卫”的古商埠北的一片芦荡之中,传来一阵阵婴儿响亮地啼哭。

在温饱难继之年竟有如此顽强生命降临,芦庄众乡邻皆前来道喜。 庄中一长者观后大惊道:此婴骨像金贵皆有大福大贵之像,莫非真是燕赵卢植始祖嫡裔的衣钵传人?须知这卢氏一脉历代儒学显赫、贤良辈出、勋业灿烂、文豪蜚馨,曾被誉为名著海内,学为儒宗、士之楷模、国之桢韩。

乾隆爷也曾御笔亲书“自古燕赵无双户,天下卢氏第一家”,可见卢氏播誉天下,冠冕颇盛!长者曰:此婴日后文可居太守之职,武可达骠骑之位,其前途不可限量!  长者之言虽未成箴,但卢氏这一嫡裔后生却似得始祖真传,深得三味真火故而取名“火人”,练就一身锦绣身段,有养济万人之度量、怀涤荡四海之心机;志气轩昂、胸襟秀丽,风趣幽默敢欺郭德刚、重情声名不让黑宋江,其口碑巍巍,竟成了“小天津卫”六镇七乡50余万乡民妇孺皆知的大小乡企的主管首领。   这一日,“火人”对师爷道:我夜观天象,轻舟夫妇明日将要路过德州,我等将其礼邀故城,而后如此这般,以报他当年酒桌上诓我诈醉之仇如何?师爷狂喜道,如此甚好!两人密谋已定,一面布置准备,一面招来众卿分配谁唱红脸、谁演黑脸,谁充卧底、谁当援军。 一切准备停当,只等仇家上门。   马车一路颠簸进了德州,只见这里烟霞散彩、日月摇光,青松屈曲、翠柏荫森,果真是日映岚光轻锁翠、雨收黛色冷含青。

难道这京杭大运河古渡之处,岂非就是高人隐身之地、藏龙卧虎之穴?须臾,一乘快骑奔来大声问道:来者可是轻舟!正是在下,你是何人?我乃“火人”亲随,专程前来引路故城相会,请随我移步如何?少顷,车马前后绝尘而去。

  想来故城还是与我前世有缘。

此地位于燕赵东南部,京杭大运河西畔,属黑龙港流域。 地势平坦、土地肥沃、风景秀丽、气候怡人;其物华天宝、人杰地灵、资源丰富、交通便利、自然条件优越,是乃一美丽富饶之地。

  想当年我奉命在此招募新军,与刘永恒(原火箭炮营,已故)就扎营于故城镇衙。 衙役将炕烧得我如同烙饼,只得门边冻了半宿。 哪知翌日微恙难受,余厨师端来一大碗“龙须凤尾贡面”,只见这面空心细条,细如丝、空如竹,白如雪、弹如藤,味美适口,余厨道:此面耐煮、吸水力强,是本地一绝,每年产出皆专供御廷。 听其一说,我慌不择口吞下,身体也顿时精神起来。   在这故城的三关三镇、马厂新庄、二屯第八、火了赵庄、三里口东西万、周何袁戴及芦庄,我皆留有足印。

当时民生不及温饱,一听官军募兵,适龄投军者踊跃异常且不泛其人。

为募得立志铁血之青年、选拔热血报国之男儿,我岂敢懈怠苟且,好歹将一群鲲鹏雏子投入了五里铺交差,“火人”就在其中。

  进得郑口镇,只见祥云瑞气升腾、含烟柳抚清波,真可谓:满天明媚开图画、遍地芳菲设绣茵。

“火人”满面春风迎来,只见其一身官家打扮,个不算高,但与薄廋的身材一匹配竟帅气十足;眼不算大,但在廋窄的脸型上却恰到好处。

“火人”眼似睁非睁,我知道这是其三味真火已练到极致,早已可用天眼便能看见世间万物,凡人则难以从心灵窗户中窥探其一二。

一路上我已从其亲随口中探知“火人”早年投军,曾是“火神团”虎骑将之一;这些年好结交各路侠客好汉,并见人就放低身段,自謏为“傻子”,要么敢亮出削廋的肋骨让你消除警惕,且难以找到攻击点;要么让你陡生优越,当露出破绽之后你则顿成“真傻”。

  “火人”与我执手进殿道:兄长多年不见,今日定要一醉方休。

不过,咱这回得月亮坝里耍大刀——明砍,须真刀真枪过招才好!我一听此言不觉大惊,这一路疲惫不说,且喉疾困扰,现发声都将成为奢侈之望,如要大战岂不是又陷鸿门?不觉记起当年“火人”刚着新军装,我应芦庄百户长(村长)、武甲(民兵连长)之邀,在其新修小院对酌。

我自知鸿门难敌对手,只好在高脚油灯阴影下将酒暗暗泼掉,以至于“火人”、赵金良逐次参战,三瓶皆空人皆大醉,我且佯装深醉而归。

岂料翌日大早,问罪之师杀上门来曰:你昨晚酒中使诈,人走后新炕都让酒泡塌了,该当何罪?看来,此事还耿怀于心,今天如无天摧地陷、岳撼山崩,是难过这酒门关了!  如此看来,须学毛氏兵法或许能解困局。 于是,大战开始,我即以势镇汪洋、风折千竹的雷霆之态发起佯攻,然后分化瓦解对方联盟,化敌为友、借用多方之力共工混战,最后“火人”憋屈鸣金罢兵抱拳道:世事难料、队伍难带,咱们后会有期!随作绝决状拂袖欲去,我顿感一觚美酒须尽欢,则不料今宵朋友从此竟成别梦寒了!  一阵难受得欲哭无泪竟浑身抽搐起来,夫人猛然一把推醒我说:你在发啥子神经?我揉眼看看,马车还在悠哉悠哉地走着,赤日影摇、柳丝舞金,一切都没了梦中的模样。

我把梦给夫人一说,她呢喃着说:梦不都是反的吗?河东虽一语点醒梦中人,但那梦中情景似有似无、忽虚忽实、亦真亦幻地恍惚还在眼前,我不知是已经醒来,或是还在梦中……  共2058字1页转到页【编者按】作者与夫人到齐鲁山水旅游,一路上风和日暖、沿途景色撩人,多日的奔波辛苦,随着轻轻巅摇的马车进入了梦境。 梦里作者成了“小天津卫”还是六镇七乡50余万乡民的大小乡企的主管首领。 沿途品尝了“龙须凤尾贡面”还与“火人”对饮,期间作者施了点小聪明,“火人”只得憋屈鸣金罢兵:“世事难料、队伍难带,咱们后会有期在哭泣中被夫人推醒,作者将梦境告知夫人,夫人一语点醒梦中人,原来南柯一梦是反的。 作者散文很有新意,把现实的困惑带入梦中,给人一种新鲜感,把自己所思、所感带入文作品里,看似轻描淡写,细品却极具感染力,是一篇给人深思和启迪的好作品。

推荐阅读。 【编辑:闲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