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情感控制 > 情感说说 > 正文

【014】 你有俩嘴皮子

时间:2019-07-23 14:46 作者:admin

【014】 你有俩嘴皮子

马小乐抱着柳淑英不松手,贴着她的耳边轻声说了句,“阿婶,我想睡你一下!”柳淑英身子一颤,胸口起伏着,不说话。 “你不说话那就是同意了啊。

”马小乐放开柳淑英的身子,伸手摸向她的裤腰带。 柳淑英惊慌地抓住了马小乐的手,“小乐,你……你还小,不能这么做。

”“我小?”马小乐皱着眉头直起了身子,伸手扶住他下面,“小么,不小啊?”“不是,我……我是说……”柳淑英看着马小乐,欲言又止。

“行了,阿婶,我说了,就一下。

”马小乐解开了柳淑英绸布腰带的活结。 “嗳。 ”柳淑英微叹一下,由着马小乐摆弄。

忽然,马小乐不动了,屈腰站了起来。

“小乐,你要干嘛?”柳淑英问。 “我弄点玉米叶子铺在地上,你躺下来,要不怎么睡,难道还学阿黄和阿花跪着啊。 ”马小乐“哗啦哗啦”扯起了宽大的玉米叶子。

柳淑英嘴角一歪,“小东西,满脑花花点子。 ”话音刚落,马小乐已经扯了一大抱玉米叶子铺了起来。 **的驱使下柳淑英似乎有些不自持,自己将上衣脱下来,铺在了叶子上。

柳淑英躺了下来,马小乐开始扒她的裤子。 裤子扒到小腹下面,还是白花花一片,“阿婶,怎么还没看到黑毛毛?”“闭上嘴,不允许你说,再说就不给你睡了啊。

”柳淑英脸一红,伸手抓住了裤子,不给马小乐继续往下扒。

“好好好,我不说,不说行了吧。 ”马小乐拿开柳淑英的手,扒了一下没扒动。 这时柳淑英一抬屁股,马小乐“唰”地一下,将她的裤子褪到了大腿下面。

“啊!”马小乐眼睛再次瞪圆了,原来柳淑英下面一点黑毛毛都没有。

他在那本省略号树上看过,说这种女人叫白虎。

“让你不说了,你还说!”柳淑英睁开有些迷离的眼睛看着马小乐。 马小乐捂着嘴巴,连连摇头。

柳淑英又闭上了眼睛……当马小乐松软地翻下身来的时候,柳淑英已经像烂泥一样了。 “小乐,你让阿婶真正做了回女人。 ”柳淑英喘息着说。 “你以前不是女人?”“小毛孩子,你不懂。 ”柳淑英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提上裤子,“不过你可把阿婶给害惨了,我怎么可以这么做,真是糊涂到家了。

不过你阿婶确实快乐了一回!”“嘻嘻。 ”马小乐一笑,“阿婶,我懂你的意思了,你要是再想快乐的时候就告诉我,保证没问题。 ”“唉。

”柳淑英无奈地笑着摇了摇头,“那不是作孽嘛,你还让阿婶做不做人了。 ”柳淑英把地上的玉米叶子收拾干净了,拿着锄头向玉米地外走,“小乐,你绕到别处出来,啊。 ”马小乐看着柳淑英还有点发晃的腿,又看看自己的下面,忍不住自语道:“妈妈的,老子真是厉害。 ”之后,马小乐顺着玉米秸行一直前走了好远,才拐弯走了出来,再向柳淑英锄草的地方望去,哪里还有她的影子。 “阿黄!”马小乐大声叫喊着,戴上斗笠往果园走。 远处早已完事的大黄狗听到主人的召唤,丢下阿花欢快地跑了过来。 “阿黄,你是个功臣,帮了我的大忙,要不是你打个头阵,说不定我还是垂头丧气的呢,现在可好了,我又扬眉吐气了,以后绝亏待不了你!”马小乐蹲下来摸着大黄狗的头,掩饰不住狂喜。

此刻天上的太阳再毒马小乐也感觉不到了,走到果园的屋子把大黄狗送到院子里,然后关上门回村了。

“这路上怎么就没个人呢?”马小乐便走边四处看,“我马小乐不是软蛋了,也没人听我说说。

”有些空阔的田地里,马小乐的身影尤其引人注意,他高昂着头,甩着膀子,走在田埂路上铿锵有力,小南庄村仿佛就在他脚下。 走到村口灌溉渠道上的小桥上,马小乐才觉得浑身上下都热得要冒火,于是走下桥来洗了把脸。 还没上去,支书范宝发的女人赵腊梅拖着张竹席子过来了。

“哟,这不是小乐嘛,好多天不见了,怎么,到外地大医院去了?”赵腊梅板着精小干练的身子,嘻笑着说。 马小乐知道赵腊梅在拿他开涮,“呵呵,腊梅婶,啥事用得着去外地大医院啊?”马小乐呵呵一笑,蹲在水边悠闲地拨动着水波。

“行了马小乐,你的事大家伙谁不知道啊,还瞒什么呢。 ”赵腊梅把竹席子按到水里,用大刷子使劲刷着。 “我啥事啊?”马小乐故意撑起眉毛,一副漠然的样子,“那都是他们瞎说呢,我懒得理会,干脆就在果园里不回来了,无聊你知道么。 ”马小乐拣起一块石头,“砰”的一声砸到赵腊梅身边的水里,溅起的水花飞了她一身。 赵腊梅猛地站起来,“小东西,油嘴滑舌不说,还毛手毛脚呢。 ”马小乐嘿嘿直笑,“我再油嘴滑舌也不嚼舌头,有人不油嘴滑舌却嚼舌头。

”“哎呦,马小乐,跟老娘耍嘴皮子了呵。

”赵腊梅甩了甩手上的水,一叉腰,“要不是看你小,非跟你讲个理清不可。 ”“腊梅婶,看你说的,就是我大了也不跟你讲个理清啊,我咋能讲过你呢。 ”马小乐一脸的坏笑,摇头晃脑地看着赵腊梅。

“算你小子有眼亮,这村里还没有能和我讲理清的呢,何况你还是个男的。 ”赵腊梅又得意地蹲了下来,刷着席子。

“那可不是,腊梅婶你太厉害,两副嘴皮子一齐使唤,那谁能受得了呢。 ”马小乐已经站起来准备要跑了。 果然,赵腊梅抬头看一下马小乐,手指点了点,“龟儿子,占老娘的便宜了你!”不过赵腊梅并没有起身追,她可不是示弱的主,想气气马小乐,说:“马小乐你别急着跑,我不赖追你,一个软蛋子有啥追头?”马小乐根本不生气,“腊梅婶,怎么还那么说,我说了,那是嚼舌头的。 ”“还嚼舌头呢,全村人都嚼舌头?哼哼,再说了,你干爹干妈不也承认了么?”赵腊梅依旧底气十足。

“我逗他们玩,还当真呢。 ”马小乐鼻孔哼出一股冷气,赵腊梅觉得这股冷气很强大,一时看着马小乐没支声。

“腊梅婶,你是明白人,我问你,是谁亲眼看到我那玩意儿不行的?根本就没人看到,那怎么会有人知道?”马小乐问。 赵腊梅眨巴了下眼睛,“人们都是这样说的呗,肯定是有那个影子喽。

”“什么影子,那是眼红呢,眼红我家伙大,故意捉弄我的。 ”马小乐说着,把手放到腿裆外面摸了一下。

“别跟我耍流氓。 ”赵腊梅沉下脸说,“什么大不大的,我看啊,都是瞎说的。

”“瞎不瞎说各人心里都明白,不过啊,你们家有个人是确确实实看到了我那儿大。

”马小乐把脸仰得下巴都要朝天了。 赵腊梅刚要说话,枣妮也拿着刷子过来了。 马小乐一见,就是她把他吓得抬不起头的,要不是柳淑英,他马小乐得恨她一辈子。 不过现在完全不用担心了,可胆子上的影响还在,他还觉得枣妮在他面前是威严不可侵犯的。

马小乐低头就走,赵腊梅本想问问他她家是谁看到他那玩意的,当着枣妮的面,也不好意思问了。 “妈,你跟小乐讲什么呢?”枣妮走到水边蹲了下来,伸手掬起一捧清澈的河水倒在席子上,抬起刷子就帮赵腊梅一起刷席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