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情感控制 > 情感说说 > 正文

第三百二十章 亲兵(求订阅!)水浒逐鹿传最新章节

时间:2019-07-06 20:15 作者:admin

第三百二十章 亲兵(求订阅!)水浒逐鹿传最新章节

…去探路的卞江回来了之后,是个人就能看出卞江有心事。

李衍见状,将卞江叫了过来,道:“怎么了?”卞江禀报道:“禀大都督,俺刚刚去前面探路时,看到一村夫,他能抗着五六百斤的柴担子健步如飞,还能在百步之外射杀野鸟,俺便想为大都督招揽他,可他却欺我岁小……”,卞江随后就将他与牛皋接触的经过原原本本的说给李衍听。 李衍听完,不动声色的确认道:“他说自己叫牛皋?”卞江道:“是的,大都督。

”得到卞江确认,李衍道:“走,随我去会会他。 ”在评书中,牛皋就是个嘻嘻哈哈大大咧咧插科打诨的笑料,和说唐里的程咬金有一拼。 事实上,牛皋可不是一般人,他不仅武艺高强,而且很懂兵法,且足智多谋,是一个很厉害的虎将。 金军入侵后,牛皋加入抗金队伍保卫家乡,因为箭法高超,牛皋初为射士,并履立战功。

因此,牛皋很快就脱颖而出。

因为武艺高强,且为人豪爽耿直,在主力被打残了之后,牛皋蹬高一呼,应者云集。

在那之后,牛皋就组织民众在平顶山一带阻击金军,屡有胜利。 后来更是凭功升到了保义郎。

杜充任东京留守时,牛皋在鲁山讨伐势力强大的贼寇杨进,三战三胜,累次升迁为荣州刺史、中军统领金军再次进攻京西,牛皋与敌大战十余次都获得胜利,升为果州团练使。

金军攻江西,自荆门北撤,牛皋率部埋伏在宝丰的宋村,将金军击败,升和州防御使,充任五军都统制。

又与金将孛堇战于鲁山邓家桥,将孛堇击败,转任西道招抚使。

伪齐向金请师入侵南宋,牛皋在险要之地设伏,亲率大军驻扎在丹霞等待来犯之敌,然后设伏兵擒获敌将郑务儿,升为安州观察使,不久任蔡、唐州、信阳军镇抚使、知蔡州。 从这些履历可以看出,牛皋此人有勇有谋,乃是统兵大将,不是谐星。

事实也正是如此。 后来岳飞统管江西、湖北军务,决定由襄汉进军中原收复失地,牛皋奔赴临安面见赵构,力陈刘豫必败,中原可复,赵构将牛皋所部划归岳飞指挥,牛皋自那加入岳家军。 加入岳家军之后,牛皋和岳家军全都如鱼得水。

牛皋年长于岳飞,加之战功卓越,因而颇得岳飞敬重。

自加入岳家军起,牛皋就一直担任岳家军的副帅,岳牛二人并肩作战,书写了一部可歌可泣的抗金史。 生擒王嵩,活捉杨幺,四败金兀术,后来金人在战场上见到牛皋,都非常敬畏,常常是不战而溃,在岳飞的指挥下,牛皋率部所向披靡,直抵黄河沿岸,在攻打许昌、汴京的多次战斗中,出生入死,屡战屡胜,为收复中原失地立下了汗马功劳,因为功劳最大,被升为捧日天武四厢都指挥使、成德军承宣使,枢密行府以牛皋管理一切事务。 史上的牛皋并没有“笑死牛皋,气死兀术”与金兀术同归于尽,而是被秦桧毒死的秦桧杀害岳飞后,牛皋对岳飞冤死忿忿不平,又坚决反对宋金议和力主北上恢复中原,屡屡得罪秦桧。 于是秦桧密令田师中,以宴请各路大将为名,用毒酒将牛皋害死。 牛皋临死前悲愤地说:“牛皋年六十一岁,官至侍从,已经足够了,所恨的就是南北通和,使我不能马革裹尸而死,而死在屋檐下而已!”将军气节高千古,震世英风伴鄂王。 岭上云霞增慷慨,洞中风雨起凄凉。 泪浑野草生红药,骨瘗青山化凤凰。

老桧至今遗恨在,裹尸何必向疆场。

高宠、杨再兴那样的万人敌固然是李衍所喜爱的,但李衍最喜爱的还是岳飞、韩世忠、牛皋这样的统兵大将,因为他们才是一场战争胜负的关键。 当然,牛皋与岳飞和韩世忠还是不能相比的牛皋固然能征善战富有胆识,人也忠义,但因为嗜酒等性格,他不能作为独当一面的主将,只能是稍次一级使用。

不过即便如此,牛皋也非常难得,远比李衍手下绝大多数将领要强。

所以,李衍才亲自来石碑沟见牛皋。

这石碑沟村处于深山老林之中,交通闭塞,人烟稀少,哨探费了很大的劲才找到。 因此,等李衍来到牛皋家,已经是四日之后了。 李衍到时,牛皋没在家,而是出去打柴了,家中只有他老母和妻儿。 李衍让人跟牛皋母亲说一声安抚一下吓坏了的牛皋家眷,然后就在院外等牛皋回来。

从上午等到下午,又等到天黑,卖了柴的牛皋才回来。 见他家被大军围上了,牛皋大惊,随后就想到有可能是几天前他教训了那个小将惹的祸!牛皋没做太多心理挣扎,就老老实实的“自投罗网”。 看着身披坚甲背弓胯刀气势如虹的第一军将士,要说此时还只是一个村夫的牛皋不怕,那指定是假的,但不管怎么样,牛皋都硬着头皮来到站在李衍身侧的卞江身前,然后赔罪道:“那日是俺不对,望小将军海涵,放过俺一家老小,俺则听从小将军发落。

”卞江看向李衍。

李衍则道:“你是牛皋?”见其他人全都站着只有李衍一人坐着,牛皋哪还能猜不到李衍官最大,哪还能想不到他们一家的命运全都要看李衍的态度?因此,听见李衍询问,牛皋连忙答道:“禀将军……”马灵道:“叫大都督!”牛皋连忙改口道:“禀大都督,小人正是牛皋!”李衍道:“听卞江说,你的箭术不错。

”牛皋答道:“卖柴难以养家,俺便跟人学了箭术,如此便能猎些猎物辅以养家。

”李衍又问:“你可曾学过武艺?”牛皋答道:“年小时拜过一个师父,学了七八年,不过已有三五年不练了。 ”李衍再问:“可识字?”牛皋道:“学武艺时,俺跟师父胡乱学过一些兵法,所以识得一些字。 ”李衍点点头,道:“我叫李衍,安东都护府的大都督,不知你可愿当我的亲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