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情感控制 > 情感说说 > 正文

医妃难宠:王爷和离吧!

时间:2019-07-22 14:16 作者:admin

医妃难宠:王爷和离吧!

笔趣阁最快更新医妃难宠:王爷和离吧!最新章节。 第一千八百八十六章老毛病又犯了“墨儿,你这是怎么回事?”楚跃满脑子疑惑。

“爹,我同您说……”楚天墨拉着父亲,心平气和的把昨晚的事情讲了一遍。 楚跃听后,暗暗咋舌,没想到自己这未过门的儿媳妇,竟然是这样的来历……这哪里是卧龙堡娶媳妇啊,分明是人家东篱娶后妃!可是,他现在似乎无力反驳了呢……虽然他卧龙堡富可敌国,可毕竟还是不能同东篱相比。 “可是,墨儿,你是否迫于那洛清歌的威胁才答应成亲的?真是委屈了我儿……”楚天墨讪讪轻笑,“爹,我没有委屈……”他不但没觉得委屈,还觉得挺得意,因为他感受得到,那个女人是真喜欢他。

楚跃暗中疑惑,却也不敢说什么了。 “爹,我去准备了,我走后,您就带人固守这卧龙堡就好。 ”楚天墨说着,便去张罗了。 他是个冷静沉稳,心思缜密的人,在他有条不紊的安排下,所有的事情,都在二更前准备就绪了。

连同婚礼和出发前的事宜,事无巨细,他都考虑的很周全。

终于结束了一天的忙碌,他这才有机会回房休息。

然而,回房之后,他才发现无边的寂寞正向他袭来。

没有了那个女人的房间,让他感觉特别的空旷。

他竟然不能习惯独处了。

徘徊了好久,他才带着一丝复杂的心理,轻轻推开了门。

来到了洛清歌的住处,他犹豫再三,方才敲响房门。

“谁啊?”房间里,有人迷糊地问道。

“咳咳,是我。

”楚天墨的脸红了红,说道。

“有事吗?”洛清歌起身,隔着门问道。

“嗯。 ”楚天墨眼底深处闪过一抹尴尬,兀自装模作样地应道。

“那就在这里说吧。

”楚天墨一怔,隔着门问道:“你觉得这样方便吗?”“那见面就更不方便了。

”“为什么?”楚天墨皱了皱眉,冷声问道。 “在我的家乡,成亲前男女双方是不能见面的。 ”洛清歌解释着。

然而,楚天墨微敛着眉头,却是暗中琢磨,这女人不会玩什么花招吧。

不让自己进去,难道是她在里面金屋藏娇了?“好吧,那……明日再说。

”楚天墨状似无意地说着,转身走了。 洛清歌回过身,缓步往回走。 忽然,床前幔帐随风飘动,一个人影拦在了她的面前。

洛清歌咋舌,这人……还真是喜欢跳窗子。

眼看着楚天墨双眼凝视着她,洛清歌忍不住笑了。 “老毛病又犯了。 ”从前他就喜欢跳窗子,现在依旧如此。 这句话,仿佛一记重锤,在楚天墨的心上留下了印记。

他盯着洛清歌的眼越发的深邃,仿佛他们是相处了很久的恋人一般。

“不是说了吗?成亲前是不能见面的,怎么不听话呢?”“为什么不让我进来?是不是你金屋藏娇了?”楚天墨唇角扬着似笑非笑的弧度。 进来的时候,他早已经暗中扫视了一番,并没有发现异常。

“你想什么呢?”洛清歌无奈苦笑,“我可不是那么随便的女人!”这么说着,她自己都禁不住脸红了。 她的确不是随便的女人,只是对一个人随便而已。

“你也知道说错话了?”楚天墨瞧着她尴尬的模样,忍不住调侃。 “去!”洛清歌在他胸上捶了一拳,“那是因为你是我相公!”不然她怎么会屡次引诱|人家!一段时间下来,洛清歌和楚天墨的默契,越发的凸现出来。

楚天墨顺势握住了洛清歌的手,将她紧搂入怀,“我不想一个人睡……”洛清歌哭笑不得,她好像带坏了这孩子呢……“我们这样……会被人笑话的!”“我不管!”楚天墨颇有些任性地环住她的腰,“我只要你陪着我……”说着话,他的眼神越发的幽深,一张俊脸倾轧下来。

“唔……”无边的酥麻从心底生发而出,洛清歌瘫软在他怀里。 于是,某堂堂堡主新婚前夜,便是赖在了新娘子的房间里。

翌日清晨,两个人还没有起床呢,便听到了外面叽叽喳喳的聒噪声。 洛清歌一骨碌爬起来,侧耳细听。

“表哥没在房间里,你们跟本小姐说不知道他去哪了?你们可是他的护卫啊,表哥若是出事,你们担得起?”殷瑟瑟气急败坏的声音,无比的尖厉。

楚天墨皱了皱眉,“她怎么好意思来?还敢对我的人指手画脚!”他岂能忍?楚天墨穿好衣服,便要从门出去。 “等等!”洛清歌连忙叫住了他,一张脸红得炭烧一般。

“你……你还是从哪里走吧!记得绕个圈再回去。 ”某丫头指了指窗口,尴尬地说着。 楚天墨瞬间明白了她的意思,心照不宣地笑了下,纵身出去了。

“你来做什么?”楚天墨转了一圈,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门口,冷冷地问道。

“表哥,您真的要娶那个女人?为什么?你为什么要那么做!她可是比你大了好几岁呢!”“这与你有什么关系?”楚天墨冷冷地看着殷瑟瑟,鄙夷一笑。

“表哥,你若真娶了她,会被天下人耻笑的!”“难道我娶了你就不被天下人耻笑了?”楚天墨毫不留情地奚落。 “我……我与表哥青梅竹马……”“被在我面前大言不惭了,我不想听!”没等她说完,楚天墨已经开始冷冷地打断了他的话。 “回去吧,别再来我眼前给我添堵了!”他这个人一向恩怨分明。 “表哥,你难道真能放得下你我这些年的青梅竹马吗?”“我们几时有过青梅竹马?我只是你的玩物吧?”楚天墨冷笑一声,对着护卫使了眼色,“把她带走,本堡主该换衣服了。

”“表哥!”殷瑟瑟不死心,犹在叫嚷。 “表小姐,请回吧!”护卫上前,将殷瑟瑟拉走了。 楚天墨迈步进了房间,开始换衣服了。 今天的婚礼,他可是给那女人准备了特别的礼物呢!想象着那个女人的美好,他的唇边不自觉地勾起了轻笑。

越来越熟悉的感觉,让他渐渐相信:那个女人没有骗他。

笔趣阁最快更新医妃难宠:王爷和离吧!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