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情感控制 > 情感说说 > 正文

第三百二十七回 茶铺遇伏沧狼行最新章节

时间:2019-07-10 20:40 作者:admin

第三百二十七回 茶铺遇伏沧狼行最新章节

天狼边想边走,不知不觉已经走到了城南十里的凉茶铺,这里只是一个靠着长亭的茶摊,一杆两三丈高的旗杆上,高高飘扬着一面写着“茶”字的大旗,旗下支着一个小凉棚,几根木架子撑着十几张竹席,四面透风,倒也算阴凉,凉棚内摆了四五张四方桌,外面还摆了五六张,四周围着长条板凳,每张桌子上都放着一个茶壶,边上倒扣着几只大海碗。

已近辰时,不少早起赶路的客商正在这里歇脚吃早点,茶铺子一边的灶台上,一身半白半黑,看不清原来底色的布衣,白布搭头的店家,正在蒸着几屉馒头,看上去三十多岁的年纪,面色颇为精明。

而他的浑家,则穿了一身蓝布衣服,围着月白围裙,青巾包头,在一边和面做馒头,两个一身茶博士打扮的伙计,正往来于各桌客人间,殷勤而麻利地送上一盘盘的馒头和茶点,顺便把客人们留在桌上结账的银两与铜钱收到自己围裙上的兜里。

天狼扫了一眼在座的众人,一个个看起来都是无功夫在身的商旅人士,连吃馒头都是狼吞虎咽,更是有几个人上了馒头之后就直接把盘子里的主食全部倒进自己的包裹里当干粮,连喝茶的功夫都没有,直接就匆匆上了路。 只是这个小茶铺乃是京城南边官道上唯一的一家,天狼一路行来,知道最近的小吃铺子还要在十里外的城门口,所以这里几乎就是每天赶早进出京师的客商们打尖休息的最佳场所。

天狼举头四顾。 几乎桌桌都坐满了人,只有角落里一张最不起眼,歪歪斜斜的桌子,看起来是不认识的几个客商拼桌子的,刚刚走了一个人,天狼便一边咳嗽着,一边向着那张桌子慢慢地踱去,坐在了刚走那个人的西边位子上。

感觉屁股还是热的呢。 一桌的其他三个人,东头的是个中年的胖商人,白净面皮,穿了一身缮丝衣服,嘴角边有一颗绿豆大小的黑痣,而坐在南边的则是一个劲装打扮的黑衣汉子,黑脸虬髯,身边的凳子上放了一把刀,跟那胖商人离得很近。 看起来象是他的护卫,北边的则是一个三十多岁的文士,没有随从。 身着灰色长衫。 头戴逍遥巾,一边的长条板凳上放了一把油布雨伞,在这晴空万里的天气里显得颇为特别。

天狼坐在西侧后,故意一阵急促的咳嗽,几许痰液流得满胡子都是,他哆嗦着从怀里掏出一块脏兮兮的手帕去抹。 而同桌的三人都面露不悦之色,直接放下了碗筷。

那名看起来象个护卫,坐在南边的汉子正在吃着一碗面条,给天狼这举动弄得吃不下饭,他把筷子重重地往桌上一顿。 对着天狼凶巴巴地叫道:“你这老儿,没看到这桌人都在吃饭吗?上来就咳咳咳。

这还让大爷怎么吃饭啊。 这碗面,你赔!”北边的那名文士一开始看到天狼的这番举动手也是眉头一皱,放下了手里正在放嘴里送的馒头,但听到这汉子这样说,更是有些不快,开口道:“这位兄弟,老人家本就是年老体虚,肺病痰多,你看他这一路过来就没有消停过,就得n饶人处且饶人吧。

”他一边说着,一边拿出一个碗,倒上了一碗茶,递给天狼,轻声道:“老人家,一路走来辛苦了,先喝点茶润润嗓子吧。 ”那汉子的眉毛一扬,看样子想要发作,却被那个中年白面商人使了个眼色,立马扭过了头,不再说话。 那中年商人笑了笑:“这位老兄说得不错,出门在外,和气生财,都不容易,应该互相体谅才是。 ”他一边说着,一边对着天狼拱手行礼,“这位老丈,我的护卫刚才出言不逊,多有冒犯,还请您千万不要放在心上,晚辈向您赔罪了。

”天狼多年来一直使用易容术,早就把当初云涯子教给自己的易容之法发扬光大了,这面具皮越做越薄,以前做一副面具要用的厚猪皮,现在足可以做两到三张面具,而这面具也跟自己的面皮紧紧地粘在一起,虽然脸上难受了一些,但可以让面具上也象自己的真实脸上一样有表情。 这会儿的天狼就作出了一副感激之情,浑浊的眼中几乎要流出泪来,连忙站起身,回礼道:“哎哟哎哟,这位爷,使不得啊,小老儿受不起您的这个大礼,这几天有些伤风,一路上又吸了不少灰尘,咳嗽不止,搅了您身边这位大爷的早饭,是小老儿的错,哪敢让大爷您这样向小老儿赔礼呢。 ”中年商人的表情点了点头,扭头看向了那个护卫,脸色一沉:“三儿,还不快点扶老丈坐下。

”黑脸护卫没好气地站起身,拉着天狼的手,嗡声道:“老丈,刚才是小的没大没小,对不住了。

”言罢就把天狼向他的凳子上一拉。 天狼一下子感觉到了一股内力顺着自己的手腕神门穴搭上了自己的胳膊,他意识到一定是这黑脸护卫在试探自己有没有功夫,心中冷笑一声,今天他完全隐藏了自己的内息,现在以他的武功,八脉全通,一身的内息早已经收放自如,即使是内家高手想要震自己的心脉,只要他一念之间就可以直接从丹田运气,护住心脉,所以也乐得平时装成全无内力在身。

黑脸护卫的这一下试探,手上足有几百斤的劲,天狼感觉到一股很大的劲顺着自己的胳膊上来,一下子站立不稳,“哎哟”一声,几乎要跌倒在地。

黑脸护卫这下确信了天狼是没有武功在身的,手上的内力一变,变震为拉,一下子把天狼又拉了回来,嘴里连声道:“哎呀,老丈,真是对不住,我平时粗手大脚惯了,这一下没伤到您吧。 ”天狼剧烈地咳嗽了几声:“哎哟,你这后生,力气可真大,我这老胳膊老腿的可受不住。

”一边说一边使劲地揉起自己的手腕,心中却在暗想这两个人是什么来路,为何如此警觉,一上来就要对一个陌生的老人使出试探的手段,一般出来做生意的人也很少如此的。 那名灰衣文士笑道:“这位壮士看起来就孔武有力的,只是老丈弱不禁风,也不用使太大力了。

不然万一好心帮倒忙,那可就不美啦。 ”天狼坐回桌子后,茶铺的伙计也走了过来,一看天狼这副模样,不自觉地眉头一皱,那种鄙夷和厌恶明明白白地写在了脸上,说话也没带什么好气:“这位老客官,想来点儿什么?”天狼一边贪婪地向自己的嘴里灌着茶,一边摆了摆手:“小哥,小老儿赶路累了,借你这地方歇一歇脚,喝点茶,不需要什么东西,你忙吧。

”他今天来之前本来是想在这里花点钱呆到与凤舞碰头的,但这一桌的人看起来都非易与之辈,如此看来,别桌的客人没准也都有些隐藏武功的高手,于是他有意继续投石问路,看看这帮人进一步的反应,没准凤舞已经隐身其中了呢。 果然,那名伙计的眉毛一挑,脸马上就沉了下来:“老丈,若是平时有空座,让您在这里打打尖儿,喝点茶什么的,没什么问题,可是你也看看,现在可是早晨,我们这儿正是最忙的时候,你看那边几个付了钱的客人都没地方坐,在那里站着吃呢,若是你不在这里叫东西吃的话,还请自便,不要妨碍我们做生意行不行?”言罢伙计一捋袖子,就要上来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