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情感控制 > 情感说说 > 正文

[焦点访谈]新医改 三年回眸(20120910)

时间:2019-07-30 18:52 作者:admin

[焦点访谈]新医改 三年回眸(20120910)

视频截图  央视网消息(焦点访谈):2009年,我国启动了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人们把这次改革叫做“新医改”,它的近期目标就是为了缓解“看病难、看病贵”。 如今,三年过去了,新医改到底改得怎么样了呢,患者的感受最深也最直接。

  切实减轻患者经济负担  付雅珍今年66岁,吉林省长春市人,2003年6月被诊断为尿毒症。 这些年,为了治病付雅珍老两口花了30多万元。   付雅真家里的一堆票据,既是付雅珍的病历,也是新医改前后巨大变化的记录。   2003年患病至2008年参加城市居民医保前,医药费全部自付。

2004年的一张票据上显示付雅珍住院28天,费用是5926元,每次血液透析420元。

那时,一年下来要花六七万,而老两口的年收入才4万多。 要不是亲戚们帮衬着,这日子早就过不下去了。

  2008年付雅珍参加了医保,血液透析费医保可以报销20%。

  2009年新医改启动后,医保报销比例提升,患者自付部分越来越少。

  2012年1月,血液透析的报销比例增至50%。 2012年2月,报销比例升至60%。 2012年7月,血液透析医保几乎全部报销。   长春市医保基金通过议价谈判,与当地10家医院达成协议,由医保基金按每月每位透析患者3500元价格支付医院血液透析费用。 参保患者可以自主选择其中一家,只需年初一次性在市级医院交700元,区级交400元,就可享受全年血液透析及合并用药治疗。

  据了解,每位患者月均血液透析10次,单价420元一次,总价4200元。

另外,每位患者月均用药1800元,同时每月必须加做一次血液滤过,价值1200元。 算下来,月均血液透析总费用7200元。

医保基金支付的3500元,相当于打了五折,而且包括了以上所有项目。 那么议价的空间主要在哪里呢?  据东北师范大学医院院长吕宪波介绍,长春市医保中心今年上半年通过统一团购和招标,购进德国进口高通道血液透析器,成本比原来降低了36%。

原来是160元,现在招标价是元。

  在血液透析这一项目上,医保基金通过议价谈判和团购,极大减轻了患者的经济负担,使得参保患者的自付比例几乎接近于0。

这改变了以往“一人有病一家穷”的状况。

患者的心理压力也因此减轻了不少。   少花钱看好病  “少花钱,还要看好病”。

通过议价谈判和团购的方式,长春市医保和5家区属公立医院达成协议,还实现了406个常规病种的起付线治疗。

这对身患脑萎缩、帕金森的危重病人吴炳华来说,无疑是个福音。 老人每年住院多次,哪次住院都花万把千块钱。 但从今年开始,住院只需自付700块钱的起付线,别的就都不用管了。   据长春市绿园区医院副院长介绍,像吴炳华这样的情况,患者交700,另外有一个将近3000多元的医保统筹保障,加在一起将近4000元。 比较重的患者在全部患者中还是占少数的,在大多数患者都在均值以下的情况下,完全可以把一小部分超出均值的患者的费用补充上。

  这种起付线治疗,既让患者少花了钱,医保基金总量上也没多支出。 而且,因为与医保签约起付线治疗的都是中小医院,所以一般的常见病、慢性病患者会自动向这些医院分流,这也解决了基层医院的生存问题。

同时,在定额治疗情况下,医院也会主动制定临床路径,减少不必要的检查和用药。

  城里“看病贵”问题得到了缓解,那农村呢?记者来到了吉林省公主岭市范家屯镇中心卫生医院。 在医院门楣上,“国家基本药物——实行药品零差价”的提示很明显。 记者了解到,现在患者看病的药费非常低,是因为医院实行收支两条线,医院的收入由政府来保障,所以就不用再靠药品来维持收入了。 另外医生的收入和效益挂钩,看的病人越多,收入就越高。

  破解“大病患者看病难”  小病在基层医院就解决了,但有些大病还得去大医院治疗。

大病治疗费用高。

过去在农村,为治大病借高利贷的事儿并不鲜见。

新医改启动后,为了破解“大病患者看病难”的难题,以吉林省人民医院为首的一些大医院,开始试点“农合垫付”——新农合患者只交自付部分,其余由医院先行垫付。   新医改这三年,只吉林省人民医院一家已为新农合患者垫资3000多万元。 此外,大医院也在不断主动减轻农村患者的医药费负担。   截至2011年底,城乡居民参加基本医保人数超过13亿,基本实现全民医保。 吉林省是全国医改的一个缩影,从它的“五升四降”中,我们可以一窥中国新医改的全貌。 “五升”包括城镇居民和新农合的财政补助标准提升,报销比例提升,就诊和住院人数提升,医务人员的工资水平提升。 “四降”体现在第一,药品价格下降,全省药品价格和国家的最高限价比同比下降了%;第二,门诊次均费用下降,全省下降了31%;第三住,院费下降,全省下降58%;第四,县外转诊率下降,全省下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