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情感控制 > 情感说说 > 正文

将来的路,我该何去何从

时间:2019-07-12 14:04 作者:admin

将来的路,我该何去何从

  当我在和司马家族的那场大战中败的一败涂地后,我才认识到弟弟当年并不是真的那么绝情非要离家出走的。

表妹在弟弟走的那天哭的撕心裂肺,她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半个月都不出来。 有一天早晨,表妹红肿着眼睛来找我,哥,和司马家的那场决斗你不要去了。

我知道那意味着什么,我希望把表妹留在霍家,她是霍家九代以来唯一一个女孩,就像一颗稀世明珠一般照亮整个霍家庄,有她微笑的每一天,霍家庄都充满鸟语花香。

  当时,整个武林掌握在司马家族手上。 三年前的春天,我和弟弟还有表妹一起到洛阳看牡丹,在那里正好碰上司马家的也在那里。 表妹不知被司马家的哪个混蛋瞧上了,回家后不久干爹就收到了司马家族一大堆聘礼,表妹死也不肯接受。 可是司马家族实在太强大了,干爹不敢退回聘礼,只好劝解表妹。

表妹哭了整整三天,将房间里的东西摔了一地,谁也不让靠近,后来就一病不起。

干爹请了百里内最好的大夫,麝香,鹿茸,人参,何首乌等名药买了一大堆还是不见效。 那几天,整个霍家庄出奇的平静,弟弟一直守着表妹身旁不许任何人靠近,表妹的气息逐渐变得微弱,在她昏迷后的第七天,弟弟偷了霍家祖传宝剑去找司马家报仇,只见那天夜里,电闪雷鸣,山上的鹳鹤和栖鹘喋喋不休。   我走在漆黑的夜里,任凭暴雨猛烈的吹打。 巨长的闪电刺破苍穹,夜空中传来鬼哭狼嚎的嘶鸣。

桂影斑驳的竹影犹如魑魅魍魉般勾住我的魂魄。 我已无法再平静下来,我不想再失去弟弟。

从小到大,无论他做什么,我都可以包容他。

我原以为,我可以为了他牺牲自己的性命,而这一次,他可以为了表妹独闯司马山庄,而我却躲在背后,我心里不知是自责还是内疚。

我焦急的盼着我的弟弟可以安全的回来,而他却再也没有回来。   第二天,司马家族送来一瓶神水,他们称这瓶神水取自天山雪顶,千金难得,有起死回生之效,希望能治好表妹的病。 当干爹惶恐不安地问起表弟的下落时,司马家族的人显得非常愤怒。 他们说弟弟已由司马庄主处治,还说要想挑战就光明正大,不要伤害无辜。 如果霍家真不愿嫁出表妹的话,霍家庄必须选出一名代表来和司马家族公平挑战。

而战约就定在了三年后的那一天。 无论如何,这种责任都义无反顾地落在了我的头上。   从那以后,我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剑招上,而随着剑术的逐渐精湛,我的压力反而越大。

由于求成心切,有好几次攻火焚心,吐出一大堆鲜血来。

而终于,我成为霍家庄无所披靡的对手。 表妹自从喝了神水后,神智逐渐恢复过来,但已憔悴了很多。

从此,表妹对任何事都显得漠不关心。 有一次,我口中喷出的鲜血射入表妹麻木的目光中顿时被削散得无影无踪。

她只是远远的瞧了我一眼就走开了。

没有了表妹的欢声笑语,人人都显得忧心忡忡。

霍家庄是再也回不到过去那种甜言蜜语的气氛中了。

而整个霍家庄,除了我是被逼练剑,其他人都显得无所事事。

黑夜慢慢加长,森林里的飞鸟野兽都跑光了,天气逐渐转冷,霍家庄开始进入无绵的冬季。

立冬后的第二天,天空就下起了鹅毛般的大雪,大雪下了三天三夜,早晨推开门一看,整个世界都是白茫茫的一片,一阵冷风吹来,有种冰冷的感觉。 我不禁裹紧了毛领,踏雪而去。 我穿过稀落的树林,那儿曾是我和弟弟还有表妹游戏的地方,很多年没来这儿,忽然有种悲伤的感觉。

当年我们三个冒着大雪,在这里推雪人,打雪仗,玩捉迷藏!想当年表妹冻得红紫的小手一个劲的往弟弟衣服里塞雪,看他们在雪地里滚来滚去的真的很开心。 我们还在林地里打野鸡,然后烤了吃,一直玩到天黑了才肯回家。 干娘总是罚弟弟跪地上,不给饭吃。

而表妹则悄悄偷了好多好吃的留给弟弟。

尽管她的那份自己都吃完了,给弟弟留的那份都是抢我和干爹的,我依旧很开心。 多年以后,我已长得玉树临风。

那生命中留给我的是我一生都品尝不够的甜蜜!  穿过那片树林,来到冰河湖旁,这里是弟弟和表妹最常来的地方。

我曾在这里教会了弟弟游泳,也正是在这里,弟弟教会了表妹游泳。 我看见一位老翁,披着蓑笠,独钓于寒江之上。 我走近恭恭敬敬地叫了一声:老伯?,却没有回应,我又叫了一声,那人依旧纹丝不动。

望着眼前矗然耸立的冰雕,我的心里忽然有种丝丝的冰凉。 我转过去一看,一副清秀的面庞泛着浅浅的红润,鼻子和眼角结了一层薄薄的冰,是表妹,我不禁喊叫起来。 她已经完全没有了知觉,我紧紧的把表妹抱在怀里,奋力地往回跑。 我泪如泉涌,不断地滴落在表妹的脸上,而我的喉咙早已嘶哑。

如果我的眼泪可以融化她冰冻的心,我愿意这样抱着她一直跑下去,直到我倒下,再也起不来,那样,我们就可可以双宿双飞,回到那不再悲伤的年代。

  干爹曾跟我说过,也不过如此,其实你们不必为爱付出那么多。 等你们以后长大了,成家了,你们就会发现,也不过如此。

我明白干爹的意思,他要我放弃那场比赛,也意味着放弃表妹。

干爹已年过七旬,中很多事都是经历过的。 我曾想是不是人活的越老什么事也就看的越开。

但毕竟我还年少,我还没有真正奋斗过,我需要这样的经历去填补人生的空白,还有一个更主要的原因:英雄年少,斗志昂扬!。